西蘿夢

喜歡ff15的諾普,鬼畜眼鏡的雙克,跟火影的佐鳴

伴我在身邊 前篇25

  諾克提斯王子在學校的討論性本來就不低,今天有同學拿著報紙直接在班上討論王子抓到電車癡漢的新聞,聽說被性騷擾的還是本校的學生。在主角踏入教室後班上頓時鴉雀無聲,所有的眼睛注視王子後紛紛回到位置上做自己的事。收到眾人的視線感到狐疑,不過這也不是第一次,諾克提斯與普羅恩普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聊天,不時可以感受到女生高頻率的回頭。

  下課後,普羅恩普特忍不住去問班上的人,他們告訴他王子的英雄事蹟,要他注意今天報紙上的新聞。借來報紙觀看,新聞字體斗大的標題:諾克提斯王子英勇抓住電車痴漢,還附上一張諾克提斯王子被警察表揚的照片,不過幸好新聞沒有提到受害者的姓名,但這已經讓普羅恩普特滿頭大汗,事件的英雄現在正在補眠。

  原本抓電車癡漢不是稀奇的事情,只因為抓痴漢的人正是本國的王子。普羅恩普特沒想到事件會大到上新聞,女同學對王子的好感度更是無限上漲,新聞最後只提到受害的人似乎是一般高中生。

  中午休息時間,普羅恩普特跟諾克特提到這件事,兩個人想的不是抓痴漢的這件事,而是在格拉迪歐那裡練習防身術的過程。諾克提斯害羞的時候會抓頭髮或眼神左右飄移,普羅恩普特害羞的時候會直接顯現在臉上話也說不好,本來就害羞地互相偷看,現在只能直盯眼前的食物。

  放學後,普羅恩普特邀諾克特一起去遊戲廳玩,起初還沒有發現哪裡不對勁,直到晚上天色暗下來,遠處有閃光燈一閃,諾克提斯知道他們被跟拍了,他拉起普羅恩普特的手往人群的地方奔跑,這裡他們很熟,繞過許多人群,躲在一條小巷子裡。

  奔跑後兩人氣喘喘,巷子很窄,諾克提斯與普羅恩普特靠得很近,近到可以聞到彼此的味道,心跳如鼓般的響在耳邊,超越彼此的安全距離,要不是在躲跟拍的人,這種曖昧的距離真的會讓人以為對方想要吻他。

  諾克提斯打電話給伊格尼斯求助,伊格尼斯照著諾克特說的位置,開車慢慢尋找可疑的人士,果然有一個帶著專業相機像在尋找什麼的人左右觀望,看年紀應該不是學生,他停好車走過去跟對方確認。對方知道伊格尼斯的來歷卻絲毫不懼怕,輕浮的態度訴說他是新聞媒體的人,伊格尼斯用肖像權請對方刪除照片,對方說王子是公眾人物,人民有知道的權利。

  伊格尼斯推了推眼鏡,知道對方是不會輕易退讓的角色,他需要更多時間跟對方談判,他傳簡訊要諾克特先回家。

  『我叫迪諾,是報社記者。我家的社長對王子非常感興趣,你應該知道今天報紙上的新聞。』拿出自己的新聞媒體證,還有今天的報紙。

  『我就直接明說,諾克提斯王子還沒有成年,就算他是公眾人物也不能直接使用照片。』伊格尼斯嚴肅的態度,不容許有人傷害王室的名譽。

  『果然是王室的智囊團,那就拿其他的情報當作交換。』自知無法贏過伊格尼斯,他也不強求一定要報導王子的事情,他真正有興趣的是別的工作。

  迪諾想知道御用寶石設計師傅的聯絡方式,他給伊格尼斯看他拍的照片,讓他挑選幾張照片上交給社長交差了事。伊格尼斯要求社長的聯絡方式,他不能讓王子的隱私曝光,除了迪諾可能也有其他人想拍王子的照片,最後敲定用彼此能接受的方式進行談判。

  普羅恩普特覺得是他害王子被跟拍,如果當初能鼓起勇氣制止電車癡漢,事情是不是就不會搞得如此複雜。他難過地向諾克特道歉,換得對方大力摸頭的回應,還說保護一般市民是王子的責任,根本就不必在意這種小事,而且被偷拍根本就不是普羅恩普特的錯,他身為公眾人物多少也是有點自覺。

  被諾克特的一席話激勵,又讓他回復原來的元氣,普羅恩普特拍打王子的屁股,得到對方微笑的回應。既是親友又像戀人的互動,他們的感情更加深,嘻笑打鬧暫時忘掉現實層面的煩惱。

  『諾克特有時候真的就像王子一樣帥。』普羅恩普特把手背在腦後,一邊跟上諾克特的步伐。

  『什麼叫有時候,最不把我當作王子看的人就是你了。』回拍普羅恩普特的屁股,諾克提斯真心笑的很開心。

  『對了,上次買的刺客教條還沒破關,我可以去諾克特家繼續玩嗎?』現在無法到遊戲廳遊玩,他還想跟諾克特多相處一段時間。

  『好啊,其實我買了一件一模一樣的刺客裝,等一下穿給你看。』跟知道這個遊戲魅力的普羅恩普特在一起,就像是找到知音,不用故意在外人面前裝矜持,永遠都有聊不完的話題,真想就這樣把他留在身邊。

  『真的!我要拍!諾克特還真是喜歡這個遊戲。』當初是自己買來玩,結果諾克特比自己更加沉迷在這個遊戲。

  收到伊格尼斯的簡訊,說已經解決問題,要諾克特不用擔心。

  諾克提斯回到家馬上把他收在衣櫃的刺客裝翻出來,終於有機會穿上它,他也不好意思在伊格尼斯與格拉迪歐面前穿這一件衣服,可是在普羅恩普特面前穿就很自然。

  『諾克特好帥!』普羅恩普特拿起相機不停狂拍,途中還會更換濾鏡。

  諾克提斯把頭罩戴上,擺出各種刺客的動作,還會躲藏在各個角落。

  『諾克特一定很想試試信仰之躍吧。』那是他們覺得遊戲裡最酷的招式,不過在現實中做這個實在是太過於危險。

  『不…沒那回事。』高於平常聲線,諾克提斯的聲音透露出他的心聲。

  『啊,這樣喔。』明白這是諾克特口是心非的聲調,不忍心戳破他。

  趕在伊格尼斯回來做晚餐之前,諾克提斯換回原本的家居服,與普羅恩普特輪流玩刺客教條。


评论(2)
热度(13)

© 西蘿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