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蘿夢

喜歡ff15的諾普,鬼畜眼鏡的雙克,跟火影的佐鳴

伴我在身邊 前篇29

  自從變成戀人開始,諾克提斯與普羅恩普特的生活並沒有太大的改變,還是跟以前一樣,一起上下學、吃午餐、玩遊戲和周末一起住在諾克提斯家裡。不同的是,諾克提斯會趁沒人注意時,偷偷牽起普羅恩普特的手,或是在公寓的客廳沙發接吻跟擁抱。

  諾克提斯雖然想對普羅恩普特做更多親密的動作,不過又怕會讓戀人害怕,他很注意普羅恩普特的感受,慢慢地從摟肩、摟腰到最後的無尾熊抱,他可以靜靜地後抱普羅恩普特,吸著他剛洗完澡的味道,那種淡淡的香味會讓人產生幸福的滿足感。

  他不想暗地與普羅恩普特交往,諾克提斯得找個時間向父親還有兩位親友報告這件事情,雖然擔心會被反對,但他是很認真地看待他們之間的感情,不是隨便玩玩,他想得很遙遠,畢竟他沒有忘記自己是王子的身分。

  四月底到五月初是黃金周,諾克提斯會回王城一趟,他抱持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在腦海裡想著要如何說服父親讓自己跟普羅恩普特交往,就算是面對學校的考試,諾克提斯也不曾如此緊張,雙手為了分散擔憂而交握,只要一想到普羅恩普特的笑容,諾克提斯就會得到勇氣。

  雷吉斯忙完例行性的會議,在晚餐時間與諾克提斯一起吃飯,難得的父子相處時間,他總是會排除萬難。距離上次諾克提斯回王城的時間,是寒假的時候,算算也有三個月不見,他每天聽伊格尼斯的報告得知王子的近況,如果不是政事太繁忙,他真想找個時間去諾克提斯的公寓給他一個驚喜。

  今年的賞櫻也沒有時間跟兒子一起看,拿出去年諾克提斯送給自己的櫻花瓶,雷吉斯收到兒子許多貼心的禮物,知道他現在有個很好的朋友,每天都過得很快樂。用餐的時候,雷吉斯聽著諾克提斯述說學校的事情,臉上的表情變多了,連笑容也是。

  『老爸我在車展上見到希德還有他的孫女希德妮。』諾克提斯聊完學校的話題,接著提到最近才見到父親的好友,那個看似有點老頑固,不把父親當作國王看待,私下的感情一定非常好吧。

  『你見到希德了!他最近還好嗎?』聽到當年好友的名字,雷吉斯既驚訝又懷念,除了克拉魯斯與柯爾還待在身邊,希德與韋斯卡姆都在經營自己的事業,他已經好久沒見到他們了。

  『嗯,看起來氣色不錯,不過腰好像不太好,我沒有馬上認出他,他還很不開心。』把車展上的談話內容詳述給父親聽,他知道父親一定很想知道。

  『希德的脾氣還是老樣子,腰不太好我應該送點補品過去。』好友跟自己的年紀都有點大了,就算當年希德鬧脾氣說不再見面,自己也該親自過去找他。

  『我跟希德說以前聽過你們的冒險故事,他好像很開心,我們還有拍一張合張。』拿出四人合照的照片,他想這一張就先送給父親,自己再跟普羅恩普特加洗一張。

  『他的孫女也長這麼大了,希德感覺沒怎麼變。』收下這張照片,辦公室還留著當年一起旅行的照片,現在有了新的合照,雷吉斯想找新的相框把它擺在桌上。

  『老爸…其實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終於要提到交往的事情,諾克提斯緊張地喝了一口飲料,等雷吉斯從照片的視線移到自己身上,他感受到心臟不停地狂跳,說話的聲調也不再平穩。

  『我…有喜歡的人了,現在…在交往。』手又開始緊張交握,視線從直視雷吉斯到桌上,害怕會被反對,但他還是想得到父親的認可。

  『可以告訴我是誰嗎?』有點驚訝,雷吉斯並沒有聽到伊格尼斯跟他報告過這件事情,兒子也到談戀愛的年紀了。

  『是…普羅恩普特,是我跟他告白的。』諾克提斯羞紅了臉,跟父親坦率說這件事,果然還是好害羞。

  『我記得他,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不過也才一年的時間,怎麼就從朋友變成情人,到底是發生什麼事?而且原來兒子喜歡的是男的,雷吉斯現在才知道。

  『該怎麼說,經過很多事,我發現我很喜歡他,對他是認真的,不是會錯意,也很珍惜這段感情,所以請你同意我跟普羅恩普特的交往。』諾克提斯一鼓作氣把想講的話都講完,對自己的父親深深地一鞠躬,不同於以往開玩笑的形式行禮,他想證明自己的決心。

  『我知道了,諾克提斯王子知道身為王的權利跟義務嗎?』雷吉斯想知道兒子是否了解王的使命,可以接受被王之身分拘束的種種條件嗎?

  『我當然知道,我會利用現有的科技延續王室,也會勤政愛民。』諾克提斯從小就被耳提面命要做一個明君,因此才有一文一武的親友守在身邊,就算是跟一般市民結婚,他也不會改變自己該負的責任。

  『既然你都知道,我是不會過問你選擇的對象。作為一個父親,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珍惜他。』雷吉斯身為一個國王,同時也是一位父親,他溺愛諾克提斯,也對他有最低的要求。

  『非常感謝你。』心中的大石放下,諾克提斯又對雷吉斯深深地鞠躬,他的父親一直是他心中的榜樣,能理解他同時又會對自己要求,究竟何時才能像父親一樣強大。

  得到雷吉斯的認同,諾克提斯還有兩大關卡,經歷了魔王關,剩下的自然就有自信多了。

  他在簡報室找到還在整理國政報告的伊格尼斯,等到其他人都離開,他才拉開旁邊的椅子坐下。伊格尼斯推了推眼鏡,他知道諾克特一定是有事情才會來這邊找他,他一邊輸入資料一邊聽諾克提斯說話。起初還在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題,最後才說出自己跟普羅恩普特交往的事情。

  伊格尼斯沒有太大的反應,反而是責怪他到現在才跟他說,他老早就發現不對勁,在客廳的諾克提斯與普羅恩普特原本親密地抱在一起,一看到他來,兩個人都嚇得各做各的事情,太不自然,雖然他們原本就是很好的朋友,他也只是猜測,他就是在等諾克特何時才要對他坦白。

  『陛下知道這件事了嗎?』伊格尼斯停下手邊的工作,轉過身面對諾克提斯。

  『嗯,剛才晚餐的時間就是在跟他說這件事。』真不愧是伊格尼斯,觀察力如此驚人,他也想早一點跟伊格尼斯說,不過他想先獲得父親的首肯。

  『陛下答應了嗎?』伊格尼斯最在乎的就是國王的看法。

  『嗯,他要我好好珍惜普羅恩普特。』父親之所以能夠強大,不是因為他的威嚴,而是他有一顆將心比心的仁心。

  『既然陛下都答應了,我也不會反對。』身為軍師也是好友的伊格尼斯,對諾克提斯的要求就跟國王一樣,有時候會對諾克提斯嚴格,有時候也會溺愛讓他挑食。

  諾克提斯不敢相信自己這麼順利,一次就得到兩個人的答應,最後的關卡是不是也能這麼順利呢?

  在武術訓練場看到格拉迪歐在指導新人劍術,能夠單手揮這麼大的劍,力氣十分驚人,無時無刻都在鍛鍊肌肉的格拉迪歐,意外地喜歡看書,一邊看書一邊舉啞鈴,那些新人大概不知道格拉迪歐還是個喜歡杯麵的妹控。

  格拉迪歐看諾克提斯過來,直接丟給他一把木劍,他好久沒有跟王子對打,現在正是練習的好時機。訓練場的新人都停下練習,專心看兩人你來我往的戰鬥。比起直接攻擊,諾克提斯的擋防才是能制勝的關鍵,格拉迪歐沒有放水的意思,打到諾克提斯累倒在地上,自己才滿意地放下練習用的武器。

  諾克提斯小聲地對格拉迪歐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單獨說,格拉迪歐拉起諾克提斯走到武術訓練場的外面,他背靠著牆雙手抱胸,準備聽諾克特要說什麼。諾克提斯直接開門見山說他跟普羅恩普特交往了,格拉迪歐狠狠地拍著諾克特的背後,要他不要開玩笑了。

  『老爸跟伊格尼斯都同意了。』三戰兩勝,諾克提斯覺得現在的贏面很大。

  『真的假的,今天可不是愚人節。』格拉迪歐不相信諾克特的話,還特地打電話給伊格尼斯求證。

  電話那邊的回應與諾克特說的話一致,這下格拉迪歐也不得不相信,只是他心疼妹妹的單相思,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的戀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格拉迪歐完全不明白,兩個男性好友怎麼會突然變成情人,腦海閃過上次教普羅恩普特防衛術的回憶,原來是早有跡象,他那時候都沒有領會過來。

  『既然國王跟伊格尼斯都同意了,我這個王者之盾也不會多說什麼的。』朝諾克提斯的胸口擊拳,率性的自己是不會多管閒事,只要諾克特能成為好的國王就好。

  『謝啦。』回應對方的擊拳,諾克提斯只要身邊的人能理解他就夠了。


评论(2)
热度(17)

© 西蘿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