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蘿夢

喜歡ff15的諾普,鬼畜眼鏡的雙克,跟火影的佐鳴

明星那些小事

  世上最有名的三大偶像團體:黑色幻影、神巫、電音帝國,分別隸屬在路希斯、特涅布拉耶、尼弗海姆三大事務所。黑色幻影是由四名男子組合的搖滾樂團,主唱是諾克提斯、吉他手是普羅恩普特、貝斯手是伊格尼斯、鼓手是格拉迪歐藍斯。神巫是由一對兄妹組合的樂團,擅長抒情歌曲跟民謠,主唱是露娜弗雷亞,伴奏合音的是原音吉他手瑞布斯。電音帝國是由一男一女搭檔的電音樂團,主唱是艾拉尼亞,電子伴奏合音的是電音吉他手洛基。

  三個不同音樂類型的樂團,因為要發新的單曲,需要上電視節目宣傳,卻因為電音帝國的經紀人艾汀喜歡搞事,總是會跟蹤黑色幻影的經紀人希德妮與神巫的經紀人肯緹亞娜來安排行程,電視節目也因為有三大偶像團體一起上節目使收視率屢創佳績。

  『我已經厭倦瑞布斯與洛基的臉了。』諾克提斯坐在休息室的沙發,與普羅恩普特一起玩手機對戰遊戲。

  『諾克特別這麼說,至少還有露娜弗雷亞小姐與艾拉尼亞小姐在。』不知道為什麼上哪個節目都會遇到他們,普羅恩普特安慰著諾克提斯。

  『他們看我的眼神總覺得有股敵意。』諾克提斯本來想釋出善意的眼神,在對上對方挑釁的眼神,就只能用死魚眼來應對。

  『我想他們是把諾克特當作勁敵,諾克特可以不用這麼在意。』伊格尼斯拿著工作人員送來的便當,分發下去,雖然隊長是諾克提斯,但伊格尼斯一直是在當照顧大家的角色。

  『伊格尼斯說的沒有錯,不用在意這些小事,把表演做好才是我們的目的。』格拉迪歐不畏懼對方挑釁的眼神,他只有把瑞布斯當作對手,如果低頭看洛基,總覺得好像在欺負他。

  吃完便當,讓化妝師跟造型師幫大家做好打扮,工作人員趕緊告訴他們離節目開始只剩下十分鐘。

  『伊格尼斯跟格拉迪歐先去舞台作準備,我跟普羅恩普特隨後就到。』等所有的人都離開休息室,只留下諾克提斯與普羅恩普特。

  『普羅恩普特給我一個上台不會緊張的魔法。』牽著普羅恩普特的手,這是諾克提斯上台前都會作的儀式。

  『嗯。』輕輕地在諾克提斯的嘴上留下一吻,普羅恩普特非常害羞,他們偷偷交往,只有樂團的成員知道這件事。

  『上場吧,普羅恩普特。』與普羅恩普特互相擊掌,諾克提斯現在的狀態非常好。

  主持人輪流訪問樂團對新歌的看法,黑色幻影打頭陣,在訪談結束後立刻衝向舞台。他們身穿黑色系列的服裝,以骷髏為主要圖案,非常有龐克搖滾風格。在格拉迪歐俐落地打擊節奏響起,諾克提斯專注地演唱他們最新的單曲,普羅恩普特與伊格尼斯一左一右彈奏樂器。諾克提斯站在舞台上就有如王者風範,他的舉手投足吸引在場所有人的目光,搭配著重低音的搖滾旋律,當諾克提斯將手搭在普羅恩普特的肩上,氣氛達到最高點,現場都快嗨翻天。

  一群死忠的少女觀眾,瘋狂搖著螢光棒,他們每個人都已經會唱黑色幻影的新歌,拿著各自喜歡成員的扇子揮舞,在他們演奏完掌聲響了好久。

  表演結束,回到訪問的座位上欣賞另外兩組人馬的表演。神巫的演奏服裝是以白色為主,與剛才熱鬧的氣氛完全不一樣,燈光只照在露娜弗雷亞與瑞布斯的身上。優美動人的聲音,與超廣的音域,一開口就震撼人心,讓人有被治癒與洗滌心靈的感覺。在瑞布斯完美的合音下,聽眾沉浸在柔美的歌曲裡,有人還聽到落淚。

  神巫結束演奏後,瑞布斯回座位得意地看向諾克提斯一眼,後者回了死魚眼的表情給他。

  最後一組是電音帝國的演奏表演,洛基使用高超的電子合音技術,在強烈的前奏下,所有的聽眾已經轉換成迎接女王的到來。電音帝國的演奏服裝都是皮衣加上鎧甲,濃烈的機械與電子魔幻的變換,一個爆破,艾拉尼亞從天而降,男性觀眾都跪在電視機的前面。流行的電子音樂相當洗腦,只要音樂一下,身體就會跟著不斷搖擺,艾拉尼亞附帶磁性的嗓音,把少男迷得神魂顛倒。

  電音帝國把音樂節目畫下完美的句點,洛基馬上跑去跟諾克提斯挑釁,後者嘆了一口氣,有點同情地看下去比他矮了不少的洛基一眼,洛基像是炸毛的柯基,開始對諾克提斯嗆聲,還是艾拉尼亞把他的搭檔拖走,才結束這場鬧劇。

  錄完音樂節目,明天還有益智問答,後天還要上綜藝節目,每天行程滿檔,諾克提斯一行人回到宿舍休息,他跟普羅恩普特睡在同一間,伊格尼斯與格拉迪歐睡隔壁房,諾克提斯躺在普羅恩普的大腿上玩手機,等到該洗澡睡覺的時間才關燈。

  益智猜謎的快問快答,黑色幻影幾乎都仰賴伊格尼斯的博學,神巫是瑞布斯負責按鈴搶答,與露娜弗雷亞交換意見慎重地回答問題,電音帝國的艾拉尼亞像是在旁邊看戲吃瓜的觀眾,洛基非常自豪自己是菁英分子,絕對不會輸給另外兩個團體,一個人霸佔搶答鈴。

  問題包含天文地理,到最新的時事,三個團體的實力不相上下,你來我往分數都在伯仲之間,看來難以分出差距,直到主持人問到有關釣魚的問題,諾克提斯像是突然醒過來搶答,給了十分專業的回答,讓瑞布斯的臉臭到像是所有人都欠他錢的波斯貓。

  主持人接下來問了市井小民才知道的常識,神巫跟電音帝國遲疑了一下,普羅恩普特看到所有人都沒有動靜,雖然沒有自信,但還是按下搶答鈴,回答一般市民的問題,當主持人說答對了,普羅恩普特開心地與諾克提斯擊掌,分數開始有了差距。

  下個問題問到野外求生的需要道具,格拉迪歐搶在眾人按鈴之前按鈴回答,給出來的答案比主持人的答案卡還多上許多。最後一道問題可以加十分,讓另外兩隊有機會反敗為勝。主持人詢問關於料理香料的問題,伊格尼斯推了一下眼鏡,就等問題說完的瞬間,優雅地按鈴搶答,臉上是專業的教學模式,甚至把料理香料的使用順序跟原理一一解說,不得不讓人敬佩。

  黑色幻影贏得益智節目的優勝,剩下的錄影時間就交給他們打歌表演,艾拉尼亞直接拿出零食開始享用,順便與露娜弗雷亞一起分享彼此帶來的食物,另外兩隻生人勿近的動物散發著黑色磁場,洛基狠狠咬了自己帶來的手帕,瑞布斯則是乾脆撇過頭不去欣賞黑色幻影的表演。

  諾克提斯的心情從沒有這麼爽過,他賣力地在舞台上又唱又跳,對著鼓手格拉迪歐豎起拇指,與伊格尼斯背靠背一起演唱,最後用手勾著普羅恩普特的肩膀,用他的眼睛迷死電視機前的少女觀眾。

  希德妮在保姆車上交給他們明天的行程,是週六最有名的黃金傳說,能選擇的挑戰有一萬元生活一個月、無人島三天兩夜的零元生活、一天吃掉全國前十名的火車便當、一天吃掉全國前十名的拉麵跟一天吃掉全國前十名的甜點。諾克提斯想選擇吃甜點的挑戰,伊格尼斯對火車便當很感興趣,格拉迪歐非常想吃拉麵,普羅恩普特沒有任何意見,諾克提斯直接把他放在同一陣線,原本已經決定要跟製作單位回報,沒想到竟然收到製作單位的震撼消息。

  搞事的艾汀拉攏製作單位的高層,與遊說肯緹亞娜,要他們旗下的藝人參加無人島三天兩夜的零元生活,讓觀眾見到藝人的努力,會得到更高的評價與收視率。瑞布斯不忍自己的妹妹睡在野外,強烈地向肯緹亞娜發出不滿,可惜節目的預告已經發出,如今想要臨時更改只會讓觀眾失望。

  希德妮把神巫與電音帝國參賽的消息告訴黑色幻影的成員,諾克提斯與普羅恩普特開始哀叫,伊格尼斯與格拉迪歐非常淡定,詢問能帶多少現成的東西過去。本來是規定要自己搭建木屋睡覺,但考慮是偶像的身體,而准許帶帳篷跟所有烹飪的器具,只有食物要自己想辦法,會提供飲用水跟鐵桶燒水洗澡。

  諾克提斯提問能帶釣具過去嗎?製作單位回答可以,連料理用的油、醬油、鹽巴跟味醂都可以帶。格拉迪歐對於這種野外求生的鬥志非常高昂,伊格尼斯覺得就地取材是種料理的挑戰,普羅恩普特拿出他好久沒使用的相機,四個人苦中作樂把三天兩夜的挑戰當作是遠離偶像忙碌生活的度假。

  三組人馬被分配在不同的無人島上,島上有許多野生動物,與豐富的海洋資源。製作單位留下讓他們自行攝影的機器跟生活器具就開船回去,如果有緊急事件再用手機聯絡。

  『諾克特負責去釣魚,普羅恩普特去尋找可以吃的野菜,格拉迪歐製作陷阱獵捕動物,我等著料理你們帶回來的食材。』伊格尼斯分配每個人擅長的工作,等他們忙碌回來的時候再燒熱水給他們洗澡。

  『普羅恩普特跟我去釣魚,不要去找什麼蔬菜了。』諾克提斯最討厭蔬菜,他寧願天天吃魚。

  『諾克特不行啦,蔬菜你可以不吃,我跟伊格尼斯還有格拉迪歐都需要吃。』普羅恩普特可以幫諾克提斯吃掉蔬菜,他不敢忤逆伊格尼斯的吩咐。

  『那隨便找一找,交給伊格尼斯應付一下,陪我一起釣魚。』諾克提斯覺得這是難得能跟普羅恩普特獨處的好時機。

  『諾克特我會抽空過來幫你拍照,我等著吃你釣上來的大魚。』兩個人走得離露營的地方稍遠,確定攝影機不會拍到的角度,偷偷親吻對方。

  格拉迪歐先把帳篷搭好再去製作陷阱,將打獵的繩子藏好,另外再挖好幾個洞,就等動物不小心踩中陷阱。他在不同的地方設置了十幾個陷阱,看到有野豬出沒,在這些地方加強陷阱的設置。他回去幫忙伊格尼斯,把鐵桶分批裝滿水,再去劈點木材來燒火。

  普羅恩普特拿著可以食用的野生植物圖鑑來比對,把常見的菇類與一些可以吃的野菜拔起來,再到竹林尋找竹筍,看到野生的莓果也收集起來,並在自己繪製的地圖做上記號,方便下次再過來尋找。

  諾克提斯釣魚釣得相當順利,他在這裡兩個小時已經釣上十幾隻魚,接近傍晚,該回去把魚交給伊格尼斯料理。三個人把不同食材交給伊格尼斯,後者思考一下如何把食材融合在一起,在等待料理的過程,諾克提斯與普羅恩普特先去洗澡,格拉迪歐負責兩邊的燒火,等到料理完成,伊格尼斯弄出四道料理,有蒸魚、魚湯、烤乳豬跟炒香菇筍絲。

  伊格尼斯把剩下的食材醃製,避免壞掉,剛好可以用來當隔天的早餐。四個人一邊吃晚餐一邊聊天,遠離城市難得看到滿天的繁星,從沒有看過這麼多星星,普羅恩普特趕緊拍照留念,還拍了四個人吃飯的模樣。輪到格拉迪歐與伊格尼斯去洗澡,諾克提斯與普羅恩普特怕手機沒電,在夜空下用相機玩起自拍,另外兩個人洗好就把他們趕去帳篷睡覺。

  因為提早入睡,普羅恩普特在天亮之前就醒了過來,他打開帳篷,看到遠方的海平面只有淡淡的光線,知道即將要日出,趕緊回去帳篷叫醒團員。伊格尼斯與格拉迪歐馬上就醒來,獨留完全沒動靜,超熟睡的諾克提斯。為了跟諾克提斯一起迎接美麗的第一道曙光,普羅恩普特使出吃奶的力氣,揹著沉睡的戀人,讓他坐在外面的椅子,面向即將破曉而出的太陽。

  普羅恩普特把諾克提斯的眼皮撐開,對方又立即閉上,後來在諾克提斯的耳旁悄悄地說了一些話,讓諾克提斯的精神為之振奮,與眾人一起欣賞眼前的美景。相機記錄著太陽從海平面升上來,越來越亮,直到無法用眼睛直視。伊格尼斯簡單地料理早餐,大家吃完飯後又開始尋找新的食材,諾克提斯依舊不放棄釣魚,普羅恩普特待在他的身邊,準備撿海貝、海菜跟挖文蛤。

  『等一下。』叫住準備用手挖文蛤的普羅恩普特。

  『諾克特怎麼了?』普羅恩普特把褲管捲起來,將水桶放在身邊。

  『用耙子挖,不然手受傷就不能彈吉他了。』諾克提斯牽起普羅恩普特的手,親吻他的手指。

  『哇,好難為情。』手被諾克提斯牽住,無法遮住自己火紅的臉頰。

  『剛才在耳邊說的話要算數。』諾克提斯一臉壞笑,他揉揉戀人的金髮,開始拋竿釣魚。

  羞紅了臉,普羅恩普特是情急之下才說出那些話,為什麼諾克特還記得?他默默地在地上挖起文蛤,想的是諾克特什麼時候要他兌現那些話。

────────────────────────────────

  另一處神巫所處的無人島,瑞布斯獨攬所有的力氣活,他捨不得讓妹妹吃苦,搭帳棚、尋找食物、劈柴、生火…等,他一定會把這筆帳算在電音帝國的經紀人艾汀頭上。露娜弗雷亞不是那種養尊處優的嬌嬌女,她不能讓哥哥一個人這麼辛苦,她總是趁著哥哥忙碌的時候去挑水,尋找野生能吃的植物,將鐵桶裝滿水放好柴火,只要瑞布斯帶回食材,露娜弗雷亞就馬上料理。

  他們一起吃飯,互相禮讓對方洗澡,瑞布斯擔心晚上會有野生動物接近,決定守夜不睡覺,露娜弗雷亞想跟哥哥換班卻被拒絕,因此她決定讓哥哥白天好好補眠。自己一個人趁著哥哥睡覺的時候去摘蕨菜,為了不讓哥哥擔心,太高太危險的地方她都不會去。

  想讓哥哥吃飽有力氣去尋找更多的食物,可惜露娜弗雷亞無法宰殺動物,因此兩兄妹只能吃著山上常見的植物。露娜弗雷亞的食量不多,可是她的哥哥不同,至少是一個正常男子的食量。她開始清唱,一股悅耳嘹亮的歌聲吸引躲藏在樹林裡的猴子,猴子開始越聚越多,當她唱完一首歌曲的時候,每隻猴子在她面前送上山蕉、山木瓜、山枇杷、山龍眼…等,多到可以讓她跟瑞布斯撐到錄影結束,她感謝島上的猴子,為了牠們再獻唱一首歌。

  等待海水退潮的時候,瑞布斯在岸邊撿到兩隻魚、五隻海蟹跟少許的貝類,當他與妹妹碰面的時候,兩人滿是驚喜,他們終於可以在晚上飽餐一頓。

  瑞布斯不會料理魚,又不能把殺魚的工作交給妹妹,沒有刮鱗片更沒有去內臟,一條直接燒烤,另一條直接油炸,剩下的海蟹跟貝類通通丟到鍋裡煮湯。露娜弗雷亞把猴子送給她的水果去皮擺盤,剩下的留著當明天的早餐。雖然刻苦,也總算吃上像樣的一餐。

──────────────────────────────

  電音帝國所在的無人島,洛基從一開始就打算靠自己,他自詡自己是個菁英,沒有任何事情能難倒他,但野外的蚊蟲讓他叫苦連天,讓艾拉尼亞搖頭看不下去。

  『喂,你會煮飯吧。我出去打獵,回來要洗熱水澡,不要忘了燒水。』艾拉尼亞也不管洛基的反對,直接單槍匹馬出去捕抓獵物。

  『我叫洛基,不叫喂。為什麼是叫我煮飯!算了,我也不放心她煮的食物。』洛基自言自語,雖然一邊抱怨還是把艾拉尼亞吩咐的事情做好。

  艾拉尼亞在成為偶像之前,她的職業就是傭兵,被尼弗海姆事務所重金挖角意外成為偶像,也不明白為什麼會被大眾喜愛,她就只是在做自己而已。

  野外求生根本不算什麼,直接隱身在草叢裡,等著生物放低戒心,不必用陷阱捕捉,一下手就是一隻兔子,不過一隻兔子填不飽兩個人的胃,她必須獵捕更多或更大的生物。換上長槍,眼睛像是獵豹一樣,緊盯在翻土吃地瓜的野豬,下手快狠準,順便把地瓜也帶了回來。

  拖著滿滿的食物交給洛基,就準備去洗熱水澡,洛基要艾拉尼亞等一下,他將攝影機的角度避開鐵桶的方向,並快速架起雙層布簾,不讓它有透光的機會。

  『沒想到你還蠻紳士的嘛。』艾拉尼亞隱身在布簾後,洗去一身灰塵,泡在鐵桶裡放鬆身體。

  『沒想到是多餘的!』洛基先把動物放血,除去外皮,先分切幾個食用的部位,把地瓜拿去烤,將兔肉做成紅燒,用黑胡椒跟鹽醃製豬肉,之後再用火烤,等艾拉尼亞洗完澡就料理結束。

  『喔!還挺香的。』差點又說出沒想到,艾拉尼亞吃著熱騰騰的烤地瓜,配上紅燒兔肉與鹹豬肉,這個搭檔意外的可靠,雖然性格不太可愛。

  『觀眾一定會投我們這邊一票,畢竟我做的料理是如此完美。』只要被誇就開始得意的洛基,在鏡頭面前不停撥弄頭髮。

  『只要你少說兩句,或許吧。』才剛幫洛基加分又被他耍帥的白痴行為扣回去,艾拉尼亞靜靜地吃完晚餐。

────────────────────────────────

  第二天的夕陽西下,海面是一片金黃色,諾克提斯後抱普羅恩普特欣賞眼前的美景,懷裡的人拿著相機不停拍攝,從昨天的星空、到今天的日出日落,普羅恩普特非常慶幸參加了這次的挑戰。這樣的戶外活動,自從成為偶像就無法享受,到外面要處處在意別人的視線,以及注意自己的行為舉止。跟在諾克特的身邊很快樂,但他也喜歡現在這樣與世無爭的平淡日子。

  諾克提斯又提了十幾隻魚回來,普羅恩普特的桶子裡裝滿海菜、海貝跟文蛤,格拉提歐去採集許多的椰子回來,順便去察看陷阱有沒有新的獵物,今天的收穫是兩隻肥美的田鼠。伊格尼斯把之前醃製的肉片快炒,將魚做成紅燒口味,把海鮮類的食材熬煮成湯,明天早上再料理抓到的田鼠。

  錄影即將在明天吃完早餐後結束,四人一邊吃著伊格尼斯做的豐盛佳餚,一邊抬頭欣賞夜空,難得有時間玩牌打發時間,跟著昨天洗澡的順序準備就寢。諾克提斯與普羅恩普特很早就躺在帳篷裡,趁著伊格尼斯與格拉迪歐還在洗澡的時間,諾克提斯已經開始兌現普羅恩普特早上答應他的事情,他躺在戀人的胸口上,用臉磨蹭柔嫩有彈性的軟肉,聽著對方高速的心跳聲。

  普羅恩普特用手遮住燒紅的臉頰,他覺得好熱,好想出去外面透透氣。諾克提斯閉著眼睛享受對方的體溫,慢慢地呼吸變平穩,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普羅恩普特靜靜地摸著諾克提斯的黑髮,跟著閉上眼睛睡覺。伊格尼斯請格拉迪歐幫忙把他們挪到旁邊去,各自尋找可以躺下的地方。

  累了兩天,第三天三組人馬都睡到自然醒,醒來吃完早餐,等待工作人員開船帶他們重新回到忙碌的偶像世界去。節目一撥出立即造成強大的熱烈回響,佔領各大論壇的討論版,每個歌迷對自己的偶像更是讚不絕口,伊格尼斯甚至還有了個人的料理節目。


评论
热度(12)

© 西蘿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