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蘿夢

喜歡ff15的諾普,鬼畜眼鏡的雙克,跟火影的佐鳴

校園七大不可思議

這是給趴太太的生日賀文

指定dk跟清水





  普羅恩普特面臨人生最大的一次危機,他趴在桌上苦惱不已,都怪他太輕易答應女生的請求,將時間迴轉到今天早上。

  『阿金塔姆同學,你很喜歡拍照嗎?』從隔壁班過來的女同學,突然叫住普羅恩普特。

  『嗯,算是興趣。』喜歡整天拿著相機拍王子的照片,以前的主角都是小貓小狗的。

  『可以拜託阿金塔姆同學嗎?因為我真的不敢一個人拍這次新聞部的主題。』女同學張著無辜的大眼,非常誠懇地拜託普羅恩普特。

  『是什麼主題?』普羅恩普特因為好奇心忍不住詢問了。

  『校園七大不可思議的照片,而且還必須是晚上。』女同學因為是新聞部的新人,被學長故意指派去拍沒有人願意拍的主題。

  『咦…這樣啊。』普羅恩普特暗自叫不妙,他最怕的東西除了蟲子就是靈異事件了。

  『阿金塔姆同學,如果你願意幫我,我可以幫你調查你喜歡的女生情報喔。』女同學推推自己的眼鏡,說到調查資料是不會輸給其他新聞部的老前輩。

  『我現在沒有喜歡的女生。』不知道怎麼拒絕女生的請求,普羅恩普特有點慌亂。

  『不然送你相機的保護鏡。』這點錢女同學還是負擔的起,不會讓普羅恩普特免費幫忙的。

  『嗯…好吧。』硬著頭皮接下燙手山芋,看到女同學歡呼的表情,普羅恩普特現在的心情相當矛盾。喜歡幫助別人,不想看到對方失落的表情,卻偏偏是自己最怕的靈異主題,他現在無助又害怕。

  普羅恩普特趴在自己的桌上,魂魄都快從自己的嘴裡飄出去,直到被諾克提斯搖一下肩膀才回神過來。

  『王子殿下,求求你拯救我這個一般市民。』普羅恩普特抱住諾克提斯的大腿,後者是他現在唯一能救命的稻草。

  『發生什麼事?』每次普羅恩普特叫他王子殿下都是有事相求,諾克提斯好久沒聽到他這樣叫自己了。

  『事情是這樣的。』將來龍去脈大致講解一遍,普羅恩普特求諾克提斯陪自己在晚上的校園裡拍照。

  『你不是最怕這種,怎麼還答應別人。』諾克提斯用手指輕輕彈了普羅恩普特的額頭。

  『我不好意思跟女生說我也會怕。』考慮到身為男性的面子,他在諾克提斯面前就能把自己的好惡表露無遺。

  『下次一定要好好拒絕。』揉亂普羅恩普特的金髮,諾克提斯像在教育自己的寵物。

  等到放學後,校園安靜的不像白天,普羅恩普特這才知道晚上有多可怕,走廊沒有燈光,要不是有諾克提斯在,他可能怕到連一步路也走不了。普羅恩普特怕到摀住嘴巴,被自己的想像力嚇到跳腳,躲在諾克提斯的身後,不敢離他太遠。

  第一站魔的十三階梯,樓梯一共是十二階,要是多一階,千萬不要重算一次。普羅恩普特到傳聞的樓梯,請諾克提斯幫他算。

  『階梯一直持續,到底要持續多久?』普羅恩普特為了不讓自己害怕,小聲地唱著帶有旋律的自編歌詞。

  『你還有心情唱歌,一共十二階,過來拍照吧。』諾克提斯吐槽自己的好友,退到一邊讓普羅恩普特對著階梯拍照。

  『諾克特這裡太安靜了,感覺好可怕。』為了壯膽,發出一點聲音讓自己不要太害怕。

  『要是聽到笑聲跟哭聲才可怕吧。』諾克提斯覺得安靜反而比較好。

  『不要說,我的腳在發抖了。』普羅恩普特被諾克提斯一嚇,膽子更小了。

  第二站理科教室的學生,會有人影吊在上面搖啊搖,也有傳聞說是一隻會飛的手。普羅恩普特已經怕到幾乎是拉著諾克提斯的衣襬在前進,他現在連舉起相機的勇氣都沒有了。

  『我要開燈了。』沒有開燈連這裡是什麼教室都看不清楚,諾克提斯靠著手機的燈光打開教室的電燈。

  『嗯。』普羅恩普特其實想閉著眼睛隨便拍照,但是照片模糊就沒有來拍的意義了。

  『要順便拍人體模型嗎?』諾克提斯記得這個好像也是其中一個傳說,聽說人體模型會在走廊上奔跑。

  『咦…還要拍那個嗎?我回去不敢檢視照片了。』這個人體模型讓普羅恩普特從小就害怕,好像會盯著人看,又好像會動起來。

  第三站廁所的花子,只要到廁所敲門,叫一聲花子小姐,就會有人回應你。這可是女廁,男生怎麼可以進去,雖然現在沒有人。

  『在女廁外喊一聲,效果應該一樣。』諾克提斯沒打算進去女廁,他覺得沒有必要探索這麼徹底。

  『那我數到一再一起喊,三,二,一。咦…諾克特怎麼不喊?』普羅恩普特本來想喊,聲音鎖在喉嚨發不出去。

  『抱歉,我也怕有人回應。』諾克提斯回過頭對普羅恩普特笑一笑,自己也不是完全不害怕。

  『那我拍照完,趕緊到下一站。』普羅恩普特不敢逗留在原地,就怕看到跟聽到任何不尋常的東西。

  第四站會走路的二宮像,傳聞的地點是圖書館,聽說會發現喜歡讀書的石像在看書。

  『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喜歡看書的石像。』諾克提斯發出感嘆,他記得伊格尼斯還有格拉迪歐都喜歡看書

  『這應該是最不可怕的不可思議。』普羅恩普特稍微放下一整天緊繃的心情,等著圖書館亮燈才拍照。

  『我們需要去二宮石像那邊拍照嗎?』諾克提斯認為石像才是不可思議的主題,空拍圖書館到底算不算?

  『不要吧,我想快點結束。』擦過冷汗,普羅恩普特艱難地嚥下口水。

  第五站音樂教室的聲音,傳聞是沒有人卻會出現鋼琴聲,也有人說是嬰兒的哭聲。

  『普羅恩普特,聲音是拍不出來的,你拍鋼琴應該就可以了。』諾克提斯打開音樂教室的電燈。

  『嗯…好喔。』幸好沒有聽到任何聲音,普羅恩普特深吸一口氣,穩住氣息,朝著鋼琴拍一張照。

  『普羅恩普特,如果出現陸行鳥的旋律,你會不會比較高興?』諾克提斯在普羅恩普特開心的時候都會聽到他哼唱這首旋律,或是戰鬥勝利之歌。

  『別嚇我,陸行鳥的旋律還是我自己哼唱就好。』要是真的出現聲音,會把他嚇到尖叫出來。

  第六站會看人的畫像,傳聞是一幅肖像畫,他的眼睛會跟著人移動。

  『會盯著人看的是音樂教室的貝多芬,還是走廊上蒙娜麗莎的微笑?』諾克提斯提出他的疑問。有許多雷同的傳說,因為繪畫的方式,會讓人覺得無論是站在哪一個角度都有被看的錯覺。

  『糟糕,忘記拍貝多芬的畫像,我不想回頭去拍了。』七大不可思議已經快要結束,普羅恩普特實在沒有勇氣再回去拍照。

  『話說我們學校有蒙娜麗莎的微笑嗎?』諾克提斯一針見血的提問,讓普羅恩普特拍著額頭,他肯定要回去拍貝多芬的畫像了。

  『我以後再也不接這種拍照的任務了。』害怕讓他抓緊諾克提斯的手臂,男性的尊嚴算什麼?

  『普羅恩普特最好記得你現在說的話。』像這種插旗的宣言,是很容易被打臉的。

  第七站驚異的走廊,傳聞會在走廊上看到軍人。

  『感覺下個角落好像會出現什麼。』普羅恩普特兢兢業業地前進,一不小心踢到地上的紙屑,都可以把他嚇到心臟快要停下來。

  『不要自己嚇自己。』諾克提斯的手臂可能被普羅恩普特抓到瘀青,但他還是會適時地回頭安撫自己的好友。

  他們一路拍到現在都沒有看到任何靈異現象,普羅恩普特往看不到盡頭的走廊拍兩張照片就宣告收工。

  隔天普羅恩普特沒有察看任何照片就直接把昨天晚上拍的電子檔交給新聞部的女同學,得到相機保護鏡的報酬,原以為這件事到此就告一段落,卻在校刊的特報上看到真•靈異照片,照片的來源還標註是普羅恩普特。有幾張照片出現一位身穿黑色衣服擁有黑色長髮的女人,還有幾張照片出現藍色神奇的小生物,這些照片讓諾克提斯笑了出來,新的校園不可思議開始流傳。

  『幽…幽…靈!』諾克提斯趕在普羅恩普特崩潰尖叫之前用手摀住他的嘴。

  『放心,她是肯緹亞娜,是神使,另一隻藍色的生物是我的守護獸,叫卡邦庫爾。』諾克提斯一邊解釋,一邊感嘆原來他們都在自己的身邊。

  『神使?守護獸?諾克特好厲害!』早知道有這個厲害的角色在身邊,昨天晚上就不用那麼害怕了。

  隔壁班的女同學拿著校刊的特報進來找普羅恩普特。

  『阿金塔姆同學好厲害,你是新聞部的救星,下次還能再拜託你嗎?當然我會準備相對應的報酬。』新聞部的女同學用崇拜偶像的閃亮眼神看著普羅恩普特,後者無法直視這樣的眼神。

  『這個嘛…。』普羅恩普特的眼神飄向諾克提斯求救。

  『抱歉,普羅恩普特都要陪著我,沒時間幫忙新聞部。』諾克提斯擋在女同學的面前,直接了當的拒絕。

  『是的!王子殿下都開口了,我會找別人的。』女同學反省自己,不該打擾王子跟普羅恩普特。

  『謝啦,諾克特。那種可怕的經驗一次就好。』等女同學離開之後,普羅恩普特向諾克提斯道謝。

  『嘛…就是阿。』但諾克提斯還蠻喜歡普羅恩普特因為害怕,躲在他身後的感覺。


评论(2)
热度(23)

© 西蘿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