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蘿夢

喜歡ff15的諾普,鬼畜眼鏡的雙克,跟火影的佐鳴

莫古里陸行鳥嘉年華會

這是給大叔的生日賀文

遲到了一個月(土下座)

也即將來到普羅恩普特的生日

為我們最可愛的小天使獻上祝福



  最新的陸行鳥賽車遊戲一發售,諾克提斯就邀請普羅恩普特去他家一起玩。每逢周末,兩個人總是會熬夜玩遊戲直接睡倒在沙發上。

  普羅恩普特發現諾克提斯操作的陸行鳥完全沒有動靜,轉頭一看,果然睡著了。他的眼皮也是不斷地加重,乾脆放下搖桿,找個舒服的姿勢倒頭就睡。

  諾克提斯發現自己不是待在家裡,周圍的環境非常熱鬧,這麼漂亮的城市他好像還是第一次看見。普羅恩普特的眼睛閃耀出光芒,陸行鳥!這裡到處都是陸行鳥的裝飾,所有的人都穿著印有莫古里與陸行鳥的上衣。他們穿著高中的校服在這個歡騰的盛會顯得非常怪異,詢問附近的櫃檯人員才知道這裡是莫古里與陸行鳥的嘉年華會,所有的物品都可以用嘉年華會的代幣交換。

  『諾克特看到了嗎?那個帽子還有衣服全部都是陸行鳥,我好想要。』發出本人都沒發覺的撒嬌音調,普羅恩普特趕緊找出身上的照相機到處拍照。

  『兩個人的話,要十二個代幣,聽說參加遊戲就能得到。』諾克提斯從櫃檯人員那裡獲得情報,拍攝指定照片、騎陸行鳥、打擊怪物、射擊遊戲,還有釣魚大賞,他對最後一項最感興趣。

  『嗚哇!這裡就像天堂。』普羅恩普特發出感嘆聲,為了得到帽子跟衣服,他會積極地收集代幣。

  藍色的生物沿著普羅恩普特的腳一路往上爬到頭頂,卡邦庫爾發出叫聲跟諾克提斯打招呼。

  『是你…。』印象中只在小時候見過的神奇生物,是父親給他的守護神。

  『諾克特怎麼了?』普羅恩普特被諾克提斯的視線注視到不好意思,他搔搔臉頰,好像覺得癢癢的。

  『沒什麼。』好像只有自己才能看見卡邦庫爾,諾克提斯不知道要怎麼跟自己的好友解釋。

  卡邦庫爾站在普羅恩普特的頭上,尾巴不時搖擺,金黃色的鳥窩頭成為牠舒適的空間。諾克提斯與普羅恩普特並肩走著,時不時偷瞄好友頭上的生物,一陣哭聲吸引兩人的注意。

  『我的氣球…。』小女孩低頭哭泣,剛買不久的氣球,因為一個不小心鬆手飛走了。

  諾克提斯看到剛飛不遠的氣球,立刻使出瞬移抓住,把汽球交給小女孩。

  『大哥哥謝謝,這個給你。』小女孩給諾克提斯三個代幣,與氣球同等價值的代幣,雖然可以買新的,但這個氣球可是小女孩的爸爸買給他的。

  『諾克特真溫柔。』普羅恩普特知道諾克提斯對待小孩跟小動物的眼神特別溫柔,他早就準備好相機拍下這一幕。

  『嘛…。』諾克提斯不好意思地搔頭髮,經常被好友稱讚很強很厲害,但被說溫柔還是少數。

  卡邦庫爾發出叫聲,諾克提斯看一下手機,這是他跟牠的交流方式,手機顯示換氣球送給普羅恩普特。什麼?不是應該先換帽子還是衣服嗎?卡邦庫爾又叫了一聲,手機顯示趕快去。搞不清楚原因,但還是照著卡邦庫爾的指示換氣球給普羅恩普特。

  『給我的?謝謝你諾克特。』莫名收到諾克提斯給的氣球,有種說不出來的開心,氣球的圖案好可愛啊!

  『要先玩哪一個遊戲?』諾克提斯看著地圖尋找遊戲場所,一個莫古里玩偶跟他打招呼。

  『我?』手被拉過去,莫古里玩偶好像要諾克提斯跟著他的動作,先是舉手左右搖擺,轉圈後停格一個動作。

  『諾克特超級可愛,我都拍下來了。』普羅恩普特把汽球線綁在護腕上,騰出手的空間拼命按快門。

  『不是吧,太糟糕了。』跳奇怪的舞被拍下來,要是格拉迪歐看到一定會笑到翻過去。

  『諾克特快看,是活生生的陸行鳥,我們先玩這個。』騎陸行鳥的賽跑,普羅恩普特拉著諾克提斯往報名處前進,他終於又實現了一個夢想。

  『嗯,走吧。』要說沒有期待是騙人的,諾克提斯也是第一次騎上陸行鳥,羽毛摸起來的感覺好像普羅恩普特的頭髮。

  『諾克特加油!』由於是單人的時間競賽,普羅恩普特讓諾克提斯先挑戰,自己站在起點也是終點的地方應援。

  當起跑聲開始,諾克提斯騎著還不熟練的陸行鳥奔跑,這種速度感跟飛躍的高度,真的會讓人上癮,到達折返點,又搖搖晃晃地騎回來。

  『換我了!』普羅恩普特騎上陸行鳥就像是得到心愛的玩具一樣,高興地吶喊出來,這跟操作電玩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陸行鳥真是太棒了!

  兩個人挑戰數次才達到不錯的成績,終於累積到十二個代幣,趕緊到櫃台兌換衣服跟帽子。立刻換上與周圍融合一體的裝扮,衣服前面印著莫古里與陸行鳥嘉年華會的圖案,普羅恩普特好喜歡背後的陸行鳥翅膀,諾克提斯換的衣服背後是莫古里的翅膀,頭上的帽子還有一隻莫古里探出頭來,卡邦庫爾從普羅恩普特的頭頂移動到他的肩上,像是圍巾圍在上面。

  櫃台人員告訴他們晚上有很漂亮的煙火,可以收集九十九個代幣換取觀看煙火的特等席,有獎品的誘因,兩人又開始收集代幣。普羅恩普特說要挑戰莫古里六兄妹的拍照任務,按照提示慢慢尋找。

  路程經過可以拍照的立牌,被熱情的工作人員提問要不要一起拍照,普羅恩普特站在陸行鳥的立牌後,諾克提斯則是站在莫古里的立牌後,頭靠在拍照的洞口,等著工作人員倒數拍攝。

  『諾克特的表情好奇怪。』這種笑得很靦腆的表情,普羅恩普特其實很喜歡故意說反話。

  『嘖。』果然無法笑得很自然,諾克提斯的表情變化逗得普羅恩普特哈哈大笑。

  『喔!發現陸行鳥玩偶。』普羅恩普特衝過去抱一下,再與陸行鳥玩偶自拍。陸行鳥玩偶要普羅恩普特跟著他一起動作,轉過身探頭過來擺姿勢,陸行鳥玩偶為普羅恩普特鼓掌。

  『諾克特怎麼了?』普羅恩普特跳完舞,卻看到諾克提斯皺著眉頭,還在為剛才自己笑他生氣嗎?

  『不是要收集代幣嗎?趕快去拍照吧。』這股莫名的惱火,不知道為什麼看普羅恩普特跟別人一起擁抱跟自拍非常不開心。

  『嗯。』被諾克提斯拉著走,普羅恩普特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到達餐廳的門口,卡邦庫爾叫了一聲,手機顯示快看上面,拍照的第一個莫古里找到了。普羅恩普特對好焦距拍攝,打算再去找下一個莫古里拍照,附近有一個莫古里玩偶在玩問答遊戲,答對也能獲得代幣。

  問的都是常識,諾克提斯第一次就全數猜對,獲得三個代幣。

  『諾克特好厲害!』普羅恩普特總是適時地誇讚諾克提斯。

  餐桌上的陸行鳥鹹派吸引普羅恩普特的目光,他說:『這個肯定很好吃。』諾克提斯知道普羅恩普特的意思,乾脆就在櫃檯點了一份陸行鳥鹹派跟一份莫古里起司蛋糕,一人一半。

  『還是諾克特最了解我。』開心地拍照留念,普羅恩普特說開動了,吃一口一臉幸福的滿足模樣。

  『知道就好。』伸手掀開帽子,對普羅恩普特的頭髮一陣亂揉,諾克提斯在不知不覺中氣消了。

  兩份點心的味道棒極了,甚至超越回憶甜點給諾克提斯帶來的衝擊,他要好好記住這個味道,回去請伊格尼斯試做看看。

  逛著大城市繼續拍照任務,一聽到卡邦庫爾的叫聲,諾克提斯就環顧四週,注意到雕像手杖有隻莫古里,他再告訴普羅恩普特拍照的地點。

  經過路燈聽到卡邦庫爾的叫聲,沒想到藏在燈柱上,第三個莫古里找到了。

  不知不覺就晃完一半的城市,兩個人坐著休息,被以為是雕像的肯尼嚇了一跳,肯尼還強灌諾克提斯喝礦泉水,嚇傻的兩個人一開始沒有反應,後來追著肯尼想打他。

  『那個到底是誰啊!』普羅恩普特奮力地想追上肯尼,可是對方瞬間就逃離他們的視線範圍。

  『嘖!被他逃掉了。』幸好喝的是礦泉水,也不知道有沒有被加奇怪的東西,諾克提斯驚魂未定。

  『諾克特還好吧?』普羅恩普特擔憂地看向諾克提斯,沒想到這個像天堂的地方會有這種奇怪的人。

  『我沒事,不用擔心。』被普羅恩普特近距離凝視,心臟好像不受控制地加速,諾克提斯臉紅了。

  『諾克特的臉好紅,難道剛才喝的是酒?』手不由自主地摸諾克提斯的臉,也同時摸摸自己的,像是在確認對方是不是在發燙。

  『是普通的水,走了,不是還有三個莫古里沒找到。』那種奇妙的感覺,就好像觸電般,諾克提斯看著普羅恩普特的眼神不再像以前一樣,他好像戀愛了!

  卡邦庫爾叫了一聲,手機顯示終於發現自己的心意,諾克提斯差點拿不穩手機,他怎麼可能對自己的好友,不對?難道是真的?扶一下額頭,這樣不就有可能是單相思。

  諾克提斯站在護欄吹風,普羅恩普特站在他的旁邊欣賞水上的風景,突然大叫一聲,諾克提斯從沉思中驚醒。

  『嗚哇!沒想到連船上都有,太狡猾了!』普羅恩普特嘴裡抱怨著,不忘拿著相機拍攝莫古里。

  『嘿嘿,這樣第四隻也拍到了。』用食指擦過鼻頭,普羅恩普特想讓諾克提斯也誇獎他一下。

  『嗯,拍的真好。』複雜的眼神看向普羅恩普特,不知道對方是不是也喜歡自己,諾克提斯感到焦躁不安。

  『還剩兩隻,諾克特我們趕快找。』身體自然地貼近諾克提斯,普羅恩普特覺得自己離收集九十九個代幣又邁向一大步。

  在拍立牌的附近找到了第五隻莫古里,最後一隻的莫古里好像要坐船才會到達,還能順便玩射擊跟打怪物的遊戲。

  『最後一隻發現,太好了!可以換代幣了。』莫古里都藏在高的地方,這是普羅恩普特拍照的心得,換到十八個代幣,笑得十分開心。

  『嗯…。』還不知道普羅恩普特的心意,諾克提斯只能慢慢試探對方的想法,在這麼浪漫的城市,他決定在施放煙火的最後告白。

  『來比賽吧!無論是射擊還有打怪物我都不會輸。』普羅恩普特幹勁十足,射擊跟打怪物完成初中高三個階段可以獲取十八個代幣,這樣就有三十九個代幣了。

  『好啊,輸的人要聽對方一個命令。』諾克提斯最喜歡在比賽中贏得勝利,他跟普羅恩普特經常打賭,目前的勝負已經是118勝跟112負,自己贏普羅恩普特的機率還是比較高。

  『諾克特忘了嗎?比射擊我從來都沒有輸過你。』這是普羅恩普特的強項,而且他從來不會放水輸給諾克提斯。

  『我不認為我會輸,不是還有打怪物嗎?』諾克提斯對自己的速度跟劍術還是頗有自信。

  兩人輪流比賽,普羅恩普特在射擊獲得勝利,諾克提斯在打怪物獲得勝利,三勝三負所以平手。

  『唉,還以為今天一定能讓諾克特吃蔬菜的。』普羅恩普特覺得很可惜,他還沒有看過諾克提斯吃蔬菜。

  『什麼!幸好沒有輸。』諾克提斯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他想普羅恩普特大概只是想拍他吃蔬菜的紀念照。

  『諾克特還有哪裡能賺代幣?』普羅恩普特把手背在腦後,一邊走一邊想,兩人坐船回到有許願魚的廣場。

  『陪我釣魚吧,有些特定的魚會有代幣。』諾克提斯把這一項留在最後,就是想多花點時間釣魚。

  『兩位小哥要不要來布置會場,會贈送三個代幣喔。』工作人員的呼喊聲,讓兩人停下腳步。

  反正布置會場不會花太多時間,就先做這個吧。

  『布置還要猜謎不是吧!』普羅恩普特以為只要把東西裝上去就好,沒想到比想像中麻煩。

  『普羅恩普特我來指揮你來裝飾。』諾克提斯對猜謎有興趣,第一個很好猜,不過第二個跟第三個好像不太容易啊。

  『諾克特換你來裝飾,換來換去累死了,試了老半天,到底找到答案了沒?』普羅恩普特不滿地嘟嘴。

  『好吧。』諾克提斯不好意思地搔頭,把指揮權交給普羅恩普特。

  『如果是伊格尼斯一定馬上就猜出來了。』普羅恩普特忍不住吐槽諾克提斯,他先在紙上做記號,把剛才所有錯的組合打叉,列出剩下所有可能的組合。

  『終於成功了!』普羅恩普特往諾克提斯的屁股一拍,拿到三個代幣得意的不得了。

  『可以去釣魚了嗎?』剛才布置會場花了不少時間,離施放煙火的時間還剩五個小時。

  『嗯,走吧。』普羅恩普特知道諾克提斯很想釣魚,順著他的意願跟過去。

  諾克提斯把告示牌的獎賞都記在腦海裡,他其實最想要的不是代幣而是特殊釣具。

  伸手一揮,釣具出現在手裡,諾克提斯的目標是A賞的大魚。前面三條魚都是能換代幣,他希望大魚趕快來,不然就趕不上煙火了。

  『那是什麼!』剛才還在玩手機的普羅恩普特,被濺起的水花聲吸引,這一定是諾克提斯等待的大魚。

  『看我的!』將注意力集中,適時地收線跟放線,還要在魚掉頭的時候同時轉向,大約半個小時終於釣上大魚。

  『看到了嗎?釣魚果然最棒!』諾克提斯驕傲地將魚展示給普羅恩普特拍照,馬上就去換了特殊的釣具。

  『諾克特代幣還是不夠,想想其他的辦法,釣魚的效率太慢了。』普羅恩普特很想換到看煙火的特等席,一來是拍照的最佳景點,二來是無比的浪漫,奇怪他到底在想什麼?兩個男的為什麼會聯想到浪漫?

  『我問一下工作人員。』諾克提斯從櫃檯那裡又獲取新的情報,聽說這裡很有名的餐廳缺打工的臨時人員。

  兩人坐船到打工的地點,跟老闆確認代幣的換取方式,普羅恩普特記客人點的菜單,再交由諾克提斯送餐點。

  『真是幫了大忙,兩位辛苦了,這是你們打工賺的代幣。』老闆將九個代幣交給諾克提斯,賣完所有的餐點,他晚上也能去看煙火了。

  『嗚…還差四十五個代幣,已經沒有辦法了嗎?』普羅恩普特不想放棄,他跟諾克提斯搭船來到中央噴泉區。

  『兩位小哥請幫幫我!小陸行鳥逃跑了,一共有十五隻,全部找回來就能給你們四十五個代幣。』工作人員很慌亂,不知道是誰忘記關上柵欄,讓所有的小陸行鳥跑光了。

  『諾克特你聽到了嗎!剛好是四十五個代幣。』老天果然還是眷顧著他們,雖然這個城市大的很可怕,也只能努力找了。

  『普羅恩普特我們分頭找,找到立刻用手機連絡我。』距離煙火只剩兩個小時,時間很寶貴,分工合作效率比較高。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諾克特你負責這幾個地方,我把剩下的地方找一找。』兩個人互相擊掌,立刻用最快的速度捕抓小陸行鳥。

  小陸行鳥跑得很快,一定要趁牠不注意的時候接近,這樣才有辦法抓到牠。普羅恩普特心想要是有諾克提斯在身邊就好了,一前一後夾擊就能更有效率抓住小陸行鳥,可惜時間有限。小陸行鳥好可愛,胖嘟嘟的,好像從前的自己。普羅恩普特抓小陸行鳥還要擔心鳥嘴會把諾克提斯送給他的氣球戳破,路過演默劇的地方,跑遍大街小巷,這才發現情侶超級多,跟諾克提斯走在一起的時候都沒有發現,一路上都只顧著拍風景。

  一個人逛這麼美的城市才覺得寂寞,普羅恩普特好想快點找齊小陸行鳥跟諾克提斯會合,用手機回報自己總共抓了八隻,聽到對方抓到七隻,任務達成,比諾克提斯多抓了一隻,忍不住開心地哼起勝利之歌。

  『特等席!特等席!』普羅恩普特的勝利之歌又換了一個版本。

  『煙火快開始了,去坐船吧。』諾克提斯把特等席的票卷給飯店人員確認之後,他們搭上指定的貢多拉船,諾克提斯與普羅恩普特面對面坐著,等待船夫把船停靠在煙火的舞台前,讓人讚嘆的煙火從高空開始,地下的煙火左右噴發,莫古里跟陸行鳥圖案的煙火出現在夜空,五顏六色的璀璨光芒,震撼人心的綻放聲響,牢牢吸引兩人的目光。

  諾克提斯從煙火的注意力慢慢放到普羅恩普特的臉上,煙火的亮光投映在對方的眼睛上,此時的心跳不停加快,他明白這是心動的感覺,如果在這個時候告白,他會看到普羅恩普特什麼樣的表情?普羅恩普特拍完照放下相機,感受到對方熾熱的視線,他不了解諾克提斯為什麼不是在看煙火而是自己,這種感覺很奇怪,心臟跳得不停,諾克提斯是不是離他越來越近,距離近到會忍不住害羞逃離視線的交錯。

  諾克提斯才想說什麼,聲音都被煙火聲蓋住,普羅恩普特為了聽清楚對方的聲音,起身往諾克提斯的旁邊坐過去。兩人的距離相當曖昧,可以聞到對方的頭髮香味,卻遲遲沒有縮短距離。卡邦庫爾從普羅恩普特的肩膀跳到諾克提斯的頭上,用力一踹,兩個嘴唇終於貼在一起。

  過度真實的觸感,普羅恩普特迷迷糊糊醒過來,他明明是倒在右邊的沙發上,怎麼感覺像是趴在軟軟又有彈性的地方,呼吸似乎有些不暢通,嘴巴到底是碰到什麼?撐起身體睜眼一看,瞬間被嚇醒,是諾克提斯超近的睡臉,他剛才是親到哪裡?臉還是嘴巴?還來不及拉開距離,諾克提斯就醒了。

  『諾克特你聽我說,是意外,絕對是意外。』普羅恩普特羞紅著臉,手不停揮動,身體依舊維持這種尷尬的姿勢。

  『是在作夢嗎?』諾克提斯夢裡跟清醒好像都親吻到普羅恩普特,腦袋突然運轉不過來。

  『一定是在作夢!不對,好痛!』以為還在夢中,普羅恩普特用力捏了自己的大腿,吃痛地叫出來。

  『夢?剛才好像是夢到什麼?』努力回想夢境,諾克提斯摀住嘴巴,好讓自己不會大叫出來,他想起來了!他好像喜歡上普羅恩普特,在夢裡才確認自己的心意感覺好遜。

  『這麼說,剛才好像夢見漂亮的煙火,到處都是陸行鳥的天堂,還有…。』回想起夢境,普羅恩普特停頓住,最後好像親…親…下去了。

  『我也夢到一模一樣的夢。』諾克提斯不敢相信人的夢竟然能互相影響,卡邦庫爾好像是關鍵。

  『夢跟事實通常是相反的,所以諾克特不要放在心上。』普羅恩普特像是說給諾克提斯聽,也像是在說給自己聽。

  『不,你聽我說,我好像喜歡上你了。』沒有開玩笑的口氣,諾克提斯深邃的眼睛直視著普羅恩普特。

  『啊哈,諾克特你睡迷糊了,一定是錯覺。』混亂、空白,被突然告白而不知所措,普羅恩普特擔心他還在作夢。

  諾克提斯把普羅恩普特拉近,嘴巴輕輕貼上對方的唇,輕啄一下就離開。

  『你的答案呢?』就算被拒絕,諾克提斯也做好要長期追求普羅恩普特的決心。

  『諾克特大笨蛋!太狡猾!』抱緊諾克提斯的脖子,乾脆把頭埋在對方的胸膛,喜歡!當然喜歡!

  『不回答,我就當作你默認了。』撫摸普羅恩普特的頭髮,這感覺很奇妙,麻麻癢癢的,多碰一下就更加心動,原來這就是喜歡的感覺。


评论(2)
热度(9)

© 西蘿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