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蘿夢

喜歡ff15的諾普,鬼畜眼鏡的雙克,跟火影的佐鳴

底特律仿生人的覺醒

  卡姆斯基除了幫知名畫家卡爾製作出色的仿生人,也幫路希斯集團的創辦人雷吉斯製作獨一無二的仿生人,分別是玩伴型、管家型、保鑣型。雷吉斯已經五十歲,獨身沒有孩子,相愛的妻子比他早一步離開人世,他將仿生人視如已出的疼愛,特別是取名為諾克提斯的仿生人。

  當雷吉斯忙著處理公事,他會讓諾克提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每逢假日,伊格尼斯會開車載所有人外出,諾克提斯經常陪雷吉斯釣魚,性格像小孩子,在釣上大魚的時候特別開心,格拉迪歐與伊格尼斯會站在兩人的身後默默守護。雷吉斯的三餐與行程都交給伊格尼斯打理,只要有閒暇的時間,伊格尼斯都會主動打掃環境,並指示格拉迪歐修補水電與修剪庭院。

  雷吉斯的遠親艾汀,住在雷吉斯家的斜對面,為人性格古怪,得知卡姆斯基為雷吉斯訂做三個特別的仿生人之後,也登門拜訪,要求奇特,不按牌理出牌的測試與卡姆斯基一拍即合。

  普羅恩普特睜開眼睛,對外面的世界非常好奇,他搭上艾汀開的紅色跑車,趴在副駕駛座的車門上,欣賞著沿路的風景。車子即將到達艾汀的車庫,他的目光落在斜對面,三個相處和樂的仿生人,在這之前,他沒有看到有同樣開心的表情出現在其他仿生人的臉上。

  他跟隨艾汀進到屋裡,等待主人給他新的指令。室內拉起窗簾,只有微弱的燭光照射,被動物的標本嚇到LED燈亮起黃色,艾汀從後面突然拍肩,更是嚇到LED燈亮起紅色,艾汀很滿意普羅恩普特的反應,畢竟他買仿生人本來就不是要他服侍自己,而是想知道仿生人的各種反應。

  艾汀仔細端詳普羅恩普特的五官,就像卡姆斯基創造的仿生人一樣,美觀是一定的,用手指勾起對方的下巴,可以看到LED燈亮起黃色,害怕想退縮卻又不能動的反應實在太有趣了。

  他交給普羅恩普特一台相機,要後者去拍攝雷吉斯家的仿生人,艾汀就坐在二樓的窗邊,等著欣賞他的仿生人要怎麼完成任務。普羅恩普特拿起相機,先熟悉拍攝的技巧,站在艾汀的大門口聚焦斜對面的圍籬,等著拍剛好走出來的仿生人。

  普羅恩普特一直拍到相機沒有電,才進屋子裡跟艾汀回報今天拍的照片。看著只有仿生人一點點的身影,艾汀很不滿意,他強調要看到臉上的表情,要普羅恩普特明天站近一點拍攝。後者點頭答應將相機的電池重新充電,並把相片上傳雲端,自己站在艾汀指定的角落閉眼待機。

  從昨天就感覺到的視線,沒想到今天更是明目張膽的站在圍籬外,伊格尼斯掃描外來的仿生人,查明型號是跟諾克提斯為同一類型,主人是艾汀,他要諾克提斯跟雷吉斯報告這件事,與格拉迪歐在圍籬內盯著這個不速之客。

  聽完諾克提斯的回報,雷吉斯的回應是先觀察一陣子,諾克提斯走近伊格尼斯的身邊,傳達雷吉斯的指令要後者保持觀察模式。普羅恩普特拿出相機拍攝,只能拍到仿生人保持警戒的表情,他好想拍到之前看到三人和樂相處的模樣。他摸摸鼻頭,必須想其他方式重新拍攝,先離開他們的視線,掃描一下四周的環境,剛好有幾個可以躲藏的地方。

  普羅恩普特躲在路燈後,慢慢探出頭來拍照。那蹩腳的躲藏方式,讓諾克提斯搖搖頭笑了,那個稀有的瞬間,正好被普羅恩普特拍攝到,伊格尼斯準備去料理晚餐,讓格拉迪歐繼續留守站崗。

  艾汀查看今天拍照的成果,看到警戒表情的特寫,笑到不停拍桌,看到後來終於有張像樣的表情,只是他記得這個仿生人好像沒有這麼醜,要普羅恩普特去升級攝影的程式。

  幾天過去,諾克提斯已經習慣普羅恩普特躲在柱子後偷拍他,本來幾乎都留在室內玩耍的他,也因為在意對方的動態,積極地在庭院玩足球。伊格尼斯與格拉迪歐把原本份內該完成的事情排在第一,觀察模式就留給諾克提斯。

  很明顯三個仿生人的照片,只有諾克提斯的照片最多,明明提升普羅恩普特的攝影功能,卻依然能拍出不少醜照,唯一進步的是仿生人的表情變多了。

  再這樣下去也看不到新的反應,艾汀要普羅恩普特明天去拜訪雷吉斯,沒有成功不准回來。這是一個新的難題,普羅恩普特只能去完成這個指令。隔天他按了門鈴,來應門的是諾克提斯。

  『你好,我是普羅恩普特,要來拜訪雷吉斯先生。』普羅恩普特緊張到LED燈亮起黃色,想起之前被警戒的表情,他想這個指令一定很難達成。

  『你在門口等,我去詢問一下。』諾克提斯沒料到對方會再次上門,他進到雷吉斯的辦公室,確認對方已經忙到一個段落,才開口詢問。

  『…讓他進來。』雷吉斯不知道艾汀有什麼打算,他跟這個遠親其實不熟,只知道他性格有些古怪。

  伊格尼斯為了雷吉斯的人身安全,掃描普羅恩普特身上有沒有什麼危險物品,並讓格拉迪歐站在雷吉斯的身邊守護。普羅恩普特從進門開始,被屋裡的設計所吸引,不像艾汀昏暗的宅邸以及嚇人的裝飾品,這邊到處都是藝術品,相當氣魄的油畫,像圖書館的藏書量,以及價值不菲的三腳架鋼琴,甚至還有一個遊戲間。

  『你叫什麼名字?你的主人怎麼沒有親自過來?』雷吉斯坐在客廳的沙發,朝站在他對面的仿生人問話。

  『你好,我叫普羅恩普特,艾汀只有叫我來拜訪雷吉斯先生。』他怯怯地把所有知道的事情都告訴雷吉斯。

  『那他為什麼要你拍照?』只拍他的仿生人,卻不是拍他本人,這讓雷吉斯有點想不透。

  『他沒有說目的,不過他有指定一定要拍到表情』普羅恩普特完全照著指令在做事,他根本不知道艾汀的想法。

  『諾克特你去探索他的記憶,看看他有沒有在說謊。』伊格尼斯要諾克提斯把手搭在普羅恩普特的手上,只要這樣做就能知道仿生人之前的記憶。

  『抱歉了。』諾克提斯抓住普羅恩普特的手肘,普羅恩普特從睜開眼睛的記憶全部流進諾克提斯的記憶體,包含他被艾汀驚嚇跟性騷擾,以及他羨慕諾克提斯…等回憶。普羅恩普特同時也看到諾克提斯生活在宅邸的時光,不是單獨的記憶探索,而是雙向的,在放開手的時候,兩個仿生人都害羞了,他們不會形容這種感覺,只是好像有什麼開關被打開了。

  『他沒有說謊,艾汀是個怪人。』諾克提斯對於普羅恩普特的主人感到不舒服,他同情普羅恩普特的遭遇。

  『好好招待普羅恩普特,他是我們的鄰居。』雷吉斯對待仿生人與真人無異,他希望所有的人類都能善待仿生人。

  諾克提斯像是多了一個玩伴,他帶領普羅恩普特到遊戲間,與他玩平常無法跟雷吉斯玩的各種遊戲,例如虛擬射擊、競速撲克牌、手機對戰遊戲…等。諾克提斯與普羅恩普特對彼此的好感度一直上升,不單是同型的仿生人,更有了記憶同步的連線,如果可以,普羅恩普特真想一直待在這裡。

  他必須回去跟艾汀交代這次的指令,不捨地與諾克提斯還有眾人說再見。哀傷的情緒不只顯示在普羅恩普特的LED燈,連帶諾克提斯的LED燈也亮起黃色。雷吉斯說歡迎普羅恩普特隨時來訪,普羅恩普特的LED燈又回復到藍色狀態。

  艾汀在二樓等的不耐煩,正確說他應該睡著又醒了過來,他的仿生人面帶微笑回來,向艾汀回報這次的拜訪經過,他得知仿生人可以透過碰觸來獲得情報相當感興趣,只可惜他不能像仿生人一樣直接獲取普羅恩普特的記憶,他要普羅恩普特繼續拍攝雷吉斯家的仿生人,就如同卡姆斯基的測試,仿生人究竟能夠模擬人類的情緒到什麼程度?

  伊格尼斯準備開車載眾人去公園野餐,正巧碰見普羅恩普特過來拍照,雷吉斯往旁邊挪個位置,讓普羅恩普特能坐在後座的中間,他靠向諾克提斯的那一側,希望不會給雷吉斯先生造成困擾。

  公園的花盛開,此時最適合坐在野餐墊上一邊吃飯一邊欣賞風景,伊格尼斯打開餐巾跟飯盒,讓雷吉斯每天都能吃上不同的料理,格拉迪歐在一旁幫忙倒茶。公園有相當多人在遛狗,普羅恩普特拍完艾汀交代的指令,開始拍追逐飛盤的狗,諾克提斯與動物的互動良好,普羅恩普特拍著拍著又聚焦到諾克提斯的身上。

  諾克提斯開始組裝釣具,他打算釣一些魚給雷吉斯晚餐加菜,普羅恩普特跟在諾克提斯身邊,對於釣魚相當好奇,一剛開始還非常熱衷,不過在一旁看始終沒有釣魚本人覺得有趣,只有諾克提斯釣上大魚的時候會跟著他一起興奮。

  『諾克特還要釣多久?差不多該跟我一起玩國王騎士了吧。』本來沒有指令就不會擅自做其他事的普羅恩普特,自從跟諾克提斯一起玩,只要沒有跟艾汀的指令衝突,他就會聽從諾克提斯的話。

  『再釣一條。』諾克提斯有點心虛地壓低聲線,雖然也想跟普羅恩普特一起玩手機遊戲,不過現在釣魚的手氣正順,真的好想再釣一陣子。

  『剛才也這麼說,已經又過了半個小時。』普羅恩普特只好拿出相機開始拍照,拍的都是諾克提斯的背影。

  每次到了要回家的時候,普羅恩普特總是忍不住回頭望向雷吉斯的房子,他想雷吉斯,想諾克提斯,想伊格尼斯,想格拉迪歐,他不是沒有看到其他人類跟仿生人的相處模式,很少有像雷吉斯給予仿生人自由與尊重,主人艾汀雖然是個怪人,但他還是感謝艾汀能給他機會認識雷吉斯一行人。

  艾汀不喜歡出門,他叫普羅恩普特幫他買晚餐,他不清楚艾汀的喜好,每次詢問都只說了隨便,為了主人的健康,普羅恩普特這次就只買了生菜沙拉回來。艾汀搖搖頭,不知道是不是家族的傳統,他記得所有的親戚都不愛吃蔬菜,退回生菜沙拉,他又重新叫普羅恩普特幫他買牛肉漢堡。

  買牛肉漢堡的回程,普羅恩普特被無業遊民搶走漢堡,還被推倒在地上,無業遊民朝普羅恩普特一陣漫罵,他說都是仿生人搶走他的工作,他為什麼不能從仿生人手裡搶走食物,普羅恩普特想爬起來,又被推倒在地上。

  諾克提斯幫伊格尼斯買完香料走在路上,看到這個情形非常憤怒,本來他買完東西要立刻回家,他擋在無業遊民與普羅恩普特的中間,雷吉斯的指令是不准打架,但他如果不防衛,他怕普羅恩普特會受傷,一道防火牆阻擋在他眼前,他死命地衝破那道牆,突然他能隨自己的意識行動,一個手刀擊暈朝他攻擊的無業遊民,他扶起普羅恩普特,陪他重新買一個牛肉漢堡。

  『普羅恩普特你還好嗎?』諾克提斯仔細檢查普羅恩普特的身體,就怕哪裡流出一絲藍血。

  『諾克特抱歉,讓你擔心了。』普羅恩普特的衣服髒了,布料也變形,他拍掉身上的灰塵。

  『說什麼話,傻瓜。』諾克提斯已經把普羅恩普特當成自己人,他不想聽到對方見外的客氣話。

  他們一起走到艾汀的門口,留下牛肉漢堡,普羅恩普特想跟諾克提斯走,他想去雷吉斯的家,一道防火牆阻擋他的行動,他使勁地掙脫,突然他又能行動,普羅恩普特把手搭上諾克提斯的手,只有這麼做才能讓他感到心安。記憶同步,諾克提斯知道普羅恩普特的想法,他決定帶他回雷吉斯的家。

  艾汀站在二樓窗邊看到這一切,他的仿生人竟然有辦法反抗離開他,他對於仿生人的能力或許是太低估了,打了一通電話詢問卡姆斯基,得到非常有趣的回答,他拿起望眼鏡觀察這一切,異常仿生人崛起,但全都在他們的計畫之內。


评论(8)
热度(19)

© 西蘿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