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蘿夢

喜歡ff15的諾普,鬼畜眼鏡的雙克,跟火影的佐鳴

伴我在身邊 前篇39

  在高中一年級普羅恩普特得到全年級的耐力賽跑第一名,升上二年級被班上同學推舉成為體育祭的賽跑選手,只是當他開始在諾克提斯公寓留宿的時候,已經沒有像以前那樣每天晨跑了。

  『諾克特,我想拜託你一件事。』普羅恩普特拍著諾克提斯起身拿薯片的屁股,周末都打電動到通霄,然後在諾克提斯的床上一起睡到自然醒,即將到來的體育祭,讓他不由得緊張起來。

  『嗯,好。』諾克提斯打開薯片,餵自己也拿一片餵普羅恩普特。

  『那明天要早起,今天早點睡吧。』接過諾克提斯餵來的薯片,普羅恩普特想加緊特訓,他不想揹負眾人的期待,還讓大家失望了。

  『唉,早起…我盡量吧。』諾克提斯搔搔自己的頭,他最不擅長的就是早起,更何況假日抱著自己的戀人睡到自然醒才是最棒的事。

  隔天,普羅恩普特精神抖擻地拍拍自己的臉頰,在晨跑前先做一些暖身運動跟拉筋。普羅恩普特坐在客廳的地板上,進行坐姿體前彎,諾克提斯也陪他一起做。

  『諾克特你是貓嗎?身體好軟。』普羅恩普特頂多碰到自己的腳趾頭,沒想到諾克提斯能直接摸到腳底板。

  『你會M型坐姿,這個我還做不到。』諾克提斯想起在遊戲廳打機台,普羅恩普特總會以那樣的姿勢在一邊看他打得如何。

  『諾克特不會嗎?』普羅恩普特歪頭思考中,他依舊努力抓著自己的腳趾頭。

  『需要我幫你壓嗎?』諾克提斯起身蹲在普羅恩普特的背後,輕輕地幫他往前壓。

  『這樣就好,不要再往前壓。』辛苦到滿頭大汗,普羅恩普特總算是摸到自己的腳底板。

  結束腿的拉筋,兩人轉動手腕以及腳踝,拉手臂的筋,接著做擴胸運動。

  『諾克特你在看哪裡?』兩人面對面運動,普羅恩普特發誓諾克提斯一定在盯著他的胸部看。

  『普羅恩普特的肉都長到胸部上了吧。』明明其他地方都沒有贅肉,就只有胸前特別有肉,而且觸感還超好。

  『這是胸肌,是胸肌!』普羅恩普特紅著臉,格拉迪歐赤裸上半身都不會尷尬,他的胸部為什麼不是像健美先生那樣。

  『知道了。』摸著普羅恩普特的頭髮,試圖安慰快炸毛的黃色陸行鳥。

  做完一系列的拉筋動作,普羅恩普特要練腹肌,這同樣是諾克提斯想練的肌肉,請諾克提斯固定自己的腳,他要做仰臥起坐一百下。

  『一、二、三…。』普羅恩普特一邊數,照著自己的速度慢慢做。

  『我幫你數,你專心做。』諾克提斯接著幫忙數,一直到九十幾下的時候,興起了惡作劇的念頭,他慢慢靠近普羅恩普特起身的位置,讓後者每一次起來都彷彿快親到他。

  『太近了。』知道諾克提斯是故意的,普羅恩普特紅著臉看著離他超近的戀人。

  『一百下,給你一個獎勵。』諾克提斯按住普羅恩普特的後腦,親吻上去,還偷偷伸進舌頭,把普羅恩普特驚呆。

  『趕快去晨跑。』普羅恩普特推開諾克提斯,這樣下去不行,如果放任戀人繼續,那他今天就別想跑步了。

  拉著諾克提斯出門,普羅恩普特跑在每天晨跑的路線上,開朗地與每個人打招呼。這是一切的開始,他減肥的動力以及喜歡的人就陪著他一起奔跑,那種說不出來的雀躍感,讓普羅恩普特開心地吶喊。

  『耶呼!諾克特也一起吶喊。』像是跟主人散步的柴犬,只差沒看到快速搖晃的尾巴。

  『你自己喊就好。』寵溺地拍一下普羅恩普特的後腦,對方轉頭開心地笑了一下。

  『諾克特應該要坦率一點。』知道自家的戀人在某些事情非常地彆扭,鼓勵他說出心裡的話就變得很重要。

  『喂!這不是王子嘛。』格拉迪歐正好路過河堤,拍一下諾克提斯的肩膀。

  『伊格尼斯要是知道你沒有睡到中午,一定會感動得痛哭流涕。』只要逮到能損諾克提斯的機會,格拉迪歐總是不遺餘力。

  諾克提斯把想吶喊的衝動又吞了回去,會這麼彆扭,說不定就是因為這些損友害的。

  『劍術的訓練不要怠惰了,有空來找我對練一下。』收回剛才的玩笑態度,格拉迪歐對訓練可是非常認真。

  『等我忙完體育祭的事就過去。』在格拉迪歐認真的時候不能隨意應付,不然會被他教訓一頓的。

  『喔,那就這麼約定了。』勾過諾克提斯的脖子,像是大哥對弟弟講話。

  『太近了,我跟普羅恩普特還在跑步,你趕快回去!』拉開格拉迪歐的手,諾克提斯的語氣就是在趕人。

  『之後見,諾克特。』格拉迪歐識相地離開,他不能當戀人之間的電燈泡。

  『普羅恩普特還要跑多久?』從出門開始已經跑了半個小時,雖然沒有到很累,卻很訝異普羅恩普特的運動量。

  『嗯,差不多該回程了。』來回一個小時的慢跑,就是普羅恩普特晨跑的運動量,如果吃了甜食或是大餐,可能會再多跑半個小時。

  『跑完要給我獎勵。』假日放棄補眠的時間,外加吻到一半被推開的精神補償,諾克提斯厚著臉皮要獎勵。

  『想要什麼獎勵?』普羅恩普特其實已經猜到諾克提斯要說什麼。

  『主動吻我,還要舌吻的那種。』諾克提斯小聲地附耳說,成功換來對方瞬間的臉紅,原本還並排跑步,普羅恩普特加速逃跑了。

  直奔諾克提斯的公寓,關上門後,整個臉紅到要滴出血來,還在平穩心情,被伊格尼斯打招呼的聲音嚇到。

  『早安,普羅恩普特,諾克特沒有跟你一起回來嗎?』伊格尼斯圍著紅色圍裙,把食材放入冰箱,回頭很親切地跟普羅恩普特說話。

  『早安,伊格尼斯,諾克特很快就回來。』沒想到伊格尼斯會這麼早出現,他平常都是要到晚餐的時候才會出現。一股香甜的味道,讓普羅恩普特走進廚房。

  『剛烤好回憶的甜點馬上就趕過來,這次做了很多不同的內餡,普羅恩普特趕快來嚐嚐。』伊格尼斯打開兩個紙盒,每種口味都各做兩份,有藍莓、香蕉…等水果口味。

  『嗯…。』甜點等於熱量高,剛跑完晨跑馬上就攝取大量的糖分,普羅恩普特看著伊格尼斯的笑臉,掙扎要不要吃,最後含著淚一邊稱讚一邊吃,伊格尼斯做的甜點怎麼這麼好吃,真是讓人痛苦並快樂著。

  『阿,伊格尼斯,早安。喔,有回憶的甜點。』諾克提斯隨後進門,看到普羅恩普特吃著甜點,也趕緊向前拿了一個。

  『聽格拉迪歐說,諾克特今天去晨跑,沒想到是真的。』伊格尼斯在開車的時候接到格拉迪歐的電話,對方誇張的說話方式,讓自己也笑了很久。

  『格拉迪歐真是多嘴…。』諾克提斯拿著回憶的甜點,大力地咬了一口。

  『普羅恩普特體育祭快到了,比賽加油,還有國王陛下拜託你多拍一點諾克特的照片。』解開圍裙,伊格尼斯還得趕回去王城開會。雷吉斯國王就算政務再怎麼繁忙,他都還記得兒子的生日還有學校的活動,只可惜沒辦法親自參加。

  『包在我身上。』就算沒有國王陛下的請求,普羅恩普特也一定會拍很多諾克提斯的照片。

  這次的體育祭,普羅恩普特參加了耐力賽跑,兩人三腳,吃麵包賽跑,接力賽跑,騎馬打仗,除了耐力賽跑跟吃麵包賽跑,他都是跟諾克提斯組隊參加,因為他跟諾克提斯的默契最好。

  練習兩人三腳,諾克提斯總是會趁機偷吃普羅恩普特的豆腐,晨跑時要的獎勵普羅恩普特一直沒有兌現,所以他就默許諾克提斯各種佔便宜的小動作。太過分會影響練習的撫摸,還是會被普羅恩普特阻止。

  『幸好我們的身高不會差太多,不然很容易跌倒。』普羅恩普特牽著諾克提斯的手,以防他用那隻手繼續亂摸。

  『普羅恩普特就算要跌倒我也會接住你。』被牽制住一隻手,他還有另一隻手可以去摸普羅恩普特的臉。

  『綁在一起會一起摔倒的。』吐槽自己的戀人,卻又乖順地將下巴靠在諾克提斯伸過來的手掌上。

  練習騎馬打仗,普羅恩普特想要背諾克提斯上場,但兩人意見紛歧。

  『我來背諾克特,畢竟諾克特是王子殿下。』普羅恩普特蹲下去,準備讓諾克提斯騎上來。

  『不行,你的力氣比我小,撐不了多久,我來背你吧。』二話不說,直接把普羅恩普特背了起來,諾克提斯其實比較擔心戀人跟對手互推會不會受傷。

  『真懷念,諾克特在我腳受傷的時候也這樣背過我。』普羅恩普特收緊圍在諾克提斯脖子的手,頭埋在對方的後背,往衣服深吸一口氣。

  『喜歡,我可以經常背你。』背著普羅恩普特輕快地奔跑,好像一點都不辛苦。

  正式的體育祭開始,吃麵包賽跑是第一個項目,比賽用的是紅豆麵包,選手的雙手都被綁在後面,當諾克提斯一出場,普羅恩普特已經準備好相機。諾克提斯彆扭地朝戀人的方向看一眼,因為他知道這些照片不是只有他們兩個人看,最重要的是他老爸也會看,這種感覺很複雜,如果是國小也就算了,現在他都已經是高中二年級,突然覺得很害羞。

  普羅恩普特在大聲喊加油,諾克提斯聽到開始的槍聲立刻奔跑向前,如果是論跑步,他有自信不會輸給任何人,但是咬麵包,他真的不太有把握。

  很快就到達懸掛的麵包,利用絕佳的彈跳力,狠咬一口,不過麵包沒有扯掉,只能繼續跳上去咬,咬了大約三四口,麵包終於整個掉到嘴裡,諾克提斯最後加速衝刺贏得第一。

  普羅恩普特也有參加這個項目,這次換他變成被拍攝的對象,害羞地搔搔鼻頭,對著諾克提斯的鏡頭比ok,上場的時候手被反綁在後面,等待槍聲響起。普羅恩普特的強項是耐力賽,奔跑的速度與同一批選手差不多,他到達麵包的下面,努力地跳躍吃麵包。

  諾克提斯盯著戀人的胸部,還有他吃麵包吞嚥的喉結,覺得超級性感,直接用手機錄成影片,他決定以後不要讓普羅恩普特參加這一項競賽,太危險了。

  等普羅恩普特咬下麵包到達終點已經是第三名,不過他沒有不開心,至少諾克提斯是第一名就好。

  第二項是全校最多人關注的接力賽跑,諾克提斯是班上的最後一棒,普羅恩普特是倒數第二棒,第一棒是他們班上賽跑的第二名,一共四名選手,一人跑一圈,當接力棒傳到普羅恩普特的手上已經落後成第二名,他不斷追趕前面的第一名,至少不要讓諾克提斯追的太辛苦。

  普羅恩普特看到諾克提斯在等他,他想起國小想要跟諾克提斯當朋友的願望,他努力邁開步伐,絕對不要成為別人的累贅,盡他所能與諾克提斯站在一起,要像伊格尼斯還有格拉迪歐那麼強大,能夠陪伴在諾克提斯身邊。

  終於跟原本第一名的對手並排在一起,將接力棒交到諾克提斯的手裡。

  『交給我。』諾克提斯回頭笑了一下,這是特別給普羅恩普特的勝利微笑,他開始奔馳,像一匹賽馬,他很快就超越對手,普羅恩普特趕緊抄捷徑到最後的終點等著拍照,相機的快門沒有停過,當諾克提斯碰到終點的白線,班上的同學都歡呼起來,真不愧是王子殿下。

  第三項是滾球比賽,普羅恩普特跟諾克提斯都沒有參賽,坐在班上的位置休息,順便為自己的同學加油。

  喝下礦泉水,普羅恩普特要為接下來的耐力賽跑保留體力,諾克提斯幫他按摩腳的肌肉,遞給他毛巾擦汗。

  之前拿過耐力賽跑的第一名,現在壓力變的有點大,諾克提斯一隻手握住普羅恩普特的手,另一隻手放在他的頭上,對他說:『就算沒有跑第一,也不會有人怪你的,放輕鬆去奔跑吧。』

  『諾克特!』抱緊諾克提斯,鬆手後拍拍臉頰,雖然諾克提斯沒有給他壓力,但他真的好想拿到第一名。

  廣播要耐力賽跑的選手去做準備,他與諾克提斯擊掌,眼神充滿著鬥志,拉拉筋,想著諾克提斯,調整好呼吸,在賽跑的地方就位,不要急,這是耐力賽,是給堅持到最後的人的比賽。

  普羅恩普特照著自己的步調跑步,在前面幾圈都在中間的名次,跑步賽程進入後半段,他開始慢慢超越前面的選手,每過一圈就甩掉兩個,到最後一圈的時候他已經奔跑在最前面。

  終點有諾克提斯在等他,普羅恩普特的腳就是為了這一刻衝刺,拿到第一名,他抱緊諾克提斯就是哭,哭完釋放壓力之後就笑得很開心。

  回到位置上休息,為自己的哭泣害羞了,普羅恩普特拿著相機,將臉躲在後面,拍著諾克提斯吃午飯的樣子,午飯是伊格尼斯特地為他們準備的飯糰,有非常多口味,鮭魚、明太子、照燒豬排…等,諾克提斯慶幸沒有任何蔬菜,他在檢查飯糰的小動作也被拍下來。

  下午只剩兩項參加的趣味比賽,分別是兩人三腳與騎馬打仗。紅線綁住兩人的腳,諾克提斯牽著普羅恩普特的手,大聲喊著一、二、一、二,之前擔心會跌倒的情形都沒有發生,輕鬆拿到組裡的第一名。

  最後一項騎馬打仗,每個班級像是卯足了力,至少要在這一項拿到第一名。面對各班男子組的虎視眈眈,諾克提斯選擇不要硬碰硬,直接背著普羅恩普特滿場跑,等其他班級淘汰,再讓普羅恩普特去搶最後倖存者的帽子。一旦對手想要將普羅恩普特推下去,諾克提斯就會借力使力閃過去,等對方衝過頭,普羅恩普特從後方輕鬆摘下對方的帽子。

  普羅恩普特拿著兩人第一名的獎狀與諾克提斯自拍,他想國王陛下一定會為他的兒子感到驕傲。

  洗好的照片交給伊格尼斯,他在第一時間交給雷吉斯國王,後者忙完政事,一個人在書房靜靜地看著,臉上盡是欣慰的表情。


评论(5)
热度(7)

© 西蘿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