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蘿夢

喜歡ff15的諾普,鬼畜眼鏡的雙克,跟火影的佐鳴

伴我在身邊 前篇5

       四月底到五月初的黃金周,諾克提斯回王城,他在晚餐時間跟父親聊到最近的學校生活。

    『學校生活過得如何?』雷吉斯雖然已經聽伊格尼斯報告過,但他還是想聽聽自己兒子的感想。

    『我結交到一個朋友,他是很有趣的人。』諾克提斯很珍惜與父親的晚餐時間,父親平常非常忙碌,但晚餐時間經常會與他共餐。

    『要好好珍惜朋友。』雷吉斯覺得很欣慰,以前在諾克提斯小時候也問過同樣的問題,聽到的回答都說是普通。

    『我朋友的名字叫普羅恩普特,他很喜歡動物,他覺得流浪動物很可憐,能想辦法嗎?』諾特提斯在聊到普羅恩普特的時候,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

    『我會跟大臣在會議裡提到這個議題。』雷吉斯記得諾克提斯也非常喜歡動物,但他很少提出自己的請求。

    『我跟他一起去釣魚還有賞櫻花,要看照片嗎?』諾克提斯把釣到大魚的瞬間照片,還有自己與普羅恩普特賞櫻的合照,以及抓到的櫻花,一併遞給雷吉斯。

    『看來你交到的朋友非常不錯,櫻花的用意是?』雷吉斯懷念起以前跟朋友旅行的回憶,希德不知道過得如何,自從吵架後,自己都沒時間去見他。

    『他說抓到櫻花就能抓住幸福。』諾克提斯覺得說出來有點蠢,但他內心其實也希望是真的。

    『下次一起賞櫻吧,我也會抓很多櫻花給你。』櫻花被保存在一個小玻璃瓶裡,雷吉斯看著櫻花瓣,輕輕地微笑著。

    『嗯,我也是。』諾克提斯把櫻花送給雷吉斯,他想明年帶普羅恩普特一起來御苑賞櫻花。

       晚餐結束後,諾克提斯打開手機訊息,看到普羅恩普特在黃金周拍的一堆照片,一直說很無聊,什麼時候可以一起去遊戲廳玩,每封訊息都帶有豐富表情的陸行鳥。諾克提斯回傳訊息,黃金周結束就能一起去玩。

----------------------------------------------------------------------------

       諾克提斯一到學校,普羅恩普特立刻撲上來。

    『諾克特好久不見。』普羅恩普特笑得十分開心,雖然黃金周打了不少遊戲,但沒有玩伴,他還是覺得有點寂寞。

    『好久不見。』揉揉普羅恩普特的頭髮,微微地笑著。

    『諾克特我們還沒有一起拍學校制服的照片,可以拍嗎?』隨時都準備好相機,普羅恩普特覺得跟諾克提斯在一起的時光都是很寶貴的記憶,畢竟他不確定畢業後還能不能天天玩在一起。

    『好啊。』諾克提斯已經習慣被普羅恩普特拍照。

       普羅恩普特與諾克提斯一起自拍,還請走過的同學幫忙拍全身照,檢查照片確認是否有對焦。

    『諾克特照片洗好再給你。』

       普羅恩普特迫不及待跟諾克提斯訴說黃金周裡自己發生的大小事情,諾克提斯也提到流浪動物的事情已經跟父親說,兩人一邊聊天一邊走向各自的教室。

       下午的體育課,普羅恩普特的班上在玩籃球,一個不小心,普羅恩普特滑倒扭傷了腳,自己慢慢地走向保健室。

       校醫檢查普羅恩普特的傷勢,給他冰袋冰敷,交代他沒事不要走動,請他找同學扶他回教室。普羅恩普特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諾克提斯,但他不確定諾克提斯會不會注意自己發的訊息。

       諾克提斯發覺手機在震動,偷偷打開查看,發現普羅恩普特說他受傷,人在保健室,問他能不能扶他回教室,簡訊的最後放上哭泣的陸行鳥圖。諾克提斯偷偷發訊息,請普羅恩普特先在保健室休息,自己下課會過去找他。

       收到訊息的普羅恩普特有點開心,他坐在保健室的椅子,等諾克提斯下課來找他。下課鐘聲響時,諾克提斯來保健室,詢問校醫普羅恩普特的狀況,小心翼翼地扶他回教室。

    『諾克特,謝拉。』普羅恩普特被諾克提斯扶到自己的位子上。

    『之後的下課不用來我教室找我,我會過來這裡。』諾克提斯心疼地看著普羅恩普特的腳傷。

    『這不是什麼大傷,諾克特不用擔心。』反過來安慰諾克提斯。

    『校醫不是要你不要亂動,我怕你傷勢會變重。』摸摸普羅恩普特的頭髮,趕在上課鐘聲響時離開。

       之後的下課時間諾克提斯都會來普羅恩普特的教室,吸引了普羅恩普特班上女生的注意,她們對於諾克提斯王子來班上的事情感到開心。注意到女生的視線,普羅恩普特忍不住對諾克提斯調侃。

    『諾克特真是受歡迎。』普羅恩普特覺得諾克提斯一定能在情人節收到一堆卡片跟巧克力。

    『再說就不來這裡。』諾克提斯不喜歡眾人注視的眼光,他來這邊只是為了普羅恩普特。

    『抱歉,諾克特我不會再說了。』合掌請王子大發慈悲。

    『我會送你回家,在那之前我會帶你去看醫生。』諾克提斯發簡訊給伊格尼斯,請他找附近的診所或醫院,等他們看好醫生再開車送普羅恩普特回家。

    『諾克特不用麻煩,我可以跟校醫借拐杖回家。』普羅恩普特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自從跟諾克提斯成為朋友,就一直受到他的照顧。

    『你想看我生氣嗎?』諾克提斯忍不住皺起眉頭。

    『怎麼突然就生氣了,我會跟你乖乖去看醫生。』普羅恩普特跟諾克提斯約好放學後在教室等他。

       放學後諾克提斯扶著普羅恩普特走出學校的大門,離學校遠一點,諾克提斯蹲下來要背普羅恩普特,一開始普羅恩普特害羞地拒絕,不過看著諾克提斯堅定的眼神,自己只好硬著頭皮讓諾克提斯背他。普羅恩普特提著兩個人的書包,雙手環在諾克提斯的脖子上,讓諾克提斯空出雙手扶住自己的大腿。

    『抱歉總是給你添麻煩。』普羅恩普特懷著歉意,小聲地在諾克提斯的耳邊說話。

    『傻瓜,說什麼話,我們不是朋友嗎?』諾克提斯用力將普羅恩普特往上背,一邊在腦海回想伊格尼斯給的醫院位置。

       普羅恩普特靠在諾克提斯的背上,他覺得很溫暖,還聽得見諾克提斯的心跳聲,之前有跟諾克提斯借過衣服,那時候覺得衣服很香,不過都沒有現在諾克提斯身上更加強烈的香味,他不知道是洗髮精的味道,還是衣服洗完被陽光曬過的香味,但他覺得這個味道真的很好聞。

    『睡著了嗎?就快到了。』諾克提斯沒有聽到普羅恩普特的聲音,以為他已經睡著了。

       醫生檢查的結果,說是輕微的扭傷沒有傷到韌帶,大約要一個禮拜才會好,並囑咐他記得冰敷不要亂走動。聽到這番話普羅恩普特有點難過,他大概有一個禮拜無法晨跑,一直吃著伊格尼斯的午餐,不知道會胖多少。

    『伊格尼斯會來載我們,先在這裡等一下。』諾克提斯讓普羅恩普特坐在等待區的椅子上休息,跑去買兩罐礦泉水。普羅恩普特接過礦泉水,因為口渴喝掉一大半,跟諾克提斯閒聊一下,伊格尼斯就出現在醫院門口。

    『車停在地下室。』普羅恩普特柱著拐杖,跟在伊格尼斯的後面,諾克提斯提著兩人的書包,慢慢前進。

       伊格尼斯將普羅恩普特家裡的地址輸入導航,系上安全帶,將車開往目的地。

    『晚餐吃過了嗎?』伊格尼斯詢問著。

    『還沒有,去肯尼速食店吧。』諾克提斯建議去買個速食套餐給普羅恩普特吃。

    『吃那個不健康,我去買可外帶的便當。』去普羅恩普特家的途中,先偏離行程到自己出外偶爾會吃的便當店,買了三個便當上車。

       回到導航的目的地,開車停在一間住宅區內的房子。諾克提斯拿著兩人的書包,跟在普羅恩普特的旁邊,伊格尼斯帶著三個便當,等普羅恩普特開門進去。

    『你父母不在嗎?』諾克提斯本來想跟普羅恩普特的父母打招呼。

    『他們是生物科學家,常往大自然跑,又很喜歡日本的文化,都要很晚才會回來。』普羅恩普特雖然在日本,但受到父母用國外教育訓練自己很早就能獨立生活。

    『看來買便當是對的。』伊格尼斯把便當放在餐桌上,看著有別諾克提斯混亂的房間,普羅恩普特的房間非常乾淨。

    『我來泡茶。』想去端茶給客人喝,被諾克提斯壓在位置上。

    『病人還是好好休息。』伊格尼斯在飲水機裝了三杯熱水過來。

       三個人一起吃著便當,閒聊幾句,把便當吃完收拾後,諾克提斯跟著伊格尼斯準備離去。

    『諾克特、伊格尼斯謝謝你們,下次來我一定泡茶給你們喝。』普羅恩普特目送著兩人離開,在確定關上門後感動得哭出來。


评论(14)
热度(27)

© 西蘿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