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蘿夢

喜歡ff15的諾普,鬼畜眼鏡的雙克,跟火影的佐鳴

伴我在身邊 前篇11

       補考的成績公布,得知自己全過,開心地跳起來,他一定要馬上跟諾克特說。滑開手機直接撥出,通訊記錄幾乎都是諾克特的名字。

    『喂,諾克特我這次考試全過,說好的約定要記得。』普羅恩普特快樂的聲線傳進對方的耳裡。

    『知道了,直接來我家吧。』

    『嗯!待會見。』比出勝利的姿勢,手機上的黃色陸行鳥吊飾也隨之晃動。

       暑假終於到了,普羅恩普特在便利超商買份報紙,他要跟諾克特討論去哪裡打工。按著訪客鈴,諾克提斯下樓帶他上去。

       攤開報紙,直接翻往找工作的地方,用紅筆把可能做的工作先圈選起來。

    『諾克特要送報紙嗎?』

    『那個太早,不可能。』

    『發宣傳單好嗎?』普羅恩普特把送報生打叉。

    『感覺學不到東西。』諾克提斯搖搖頭。

    『那不然穿玩偶裝發氣球?』發宣傳單劃掉。

    『現在是夏天,太熱了。』諾克提斯不喜歡全身黏黏的感覺。

    『諾克特真是任性,你有更好的建議嗎?』又劃掉一個工作。

    『去肯尼克洛小屋怎麼樣?』提議普羅恩普特喜歡吃的連鎖速食店。

    『不錯耶,可是他提供的員工餐會胖。』餐餐吃漢堡薯條可樂,他可不想回到國小的樣子。

       兩個人的討論沒有交集,突然靈光乍現,普羅恩普特注意到壽司店有缺工讀生,喜歡吃魚的諾克特一定會喜歡。

    『壽司店好嗎?』

    『好像還不錯。』與普羅恩普特互相擊拳,確定了打工地點。

       寫著簡單的履歷表,親自到壽司店詢問是否還有缺人。釣之道是這間壽司店的名字,老闆是個非常爽朗的漁夫,看到兩位年輕人親自過來面試,大力地拍拍他們的肩膀。『錄用了,明天就過來上班。』沒想到這麼快就錄用,普羅恩普特還沒說出原本準備好的台詞。

       隔天穿著便服過來報到,在後面廁所換上釣之道的工作衣,白色T恤上印著用毛筆字體寫的釣之道,在牛仔褲的腰上綁著黑色圍裙,著裝完畢開始打掃店內。沒有幾次打掃的經驗,諾克提斯看普羅恩普特怎麼做,自己也跟著做,還學會垃圾分類。翻開營業中的招牌,老闆讓他們在前面點單送菜,一到吃飯時間壽司店宛如戰場,普羅恩普特負責幫客人點餐,諾克提斯則是將老闆做好的握壽司親自端給客人,許多女客人看到年輕的帥哥,小聲議論要常來這家壽司店。

       在忙完一個段落,老闆請兩人吃自己得意的握壽司。『豪豪粗!』一邊吃又忍不住讚嘆,諾克提斯要普羅恩普特吃完握壽司喝口茶再說話。

    『老闆的手藝真不是蓋的。』生魚片相當新鮮,還有醋飯捏的軟硬適中,加上一點現磨的芥末提味,真是好吃到停不下來。

    『下次也給伊格尼斯吃看看。』諾克提斯喜歡吃魚,喜歡吃海鮮的伊格尼斯一定會想嘗試。

    『諾克特真溫柔,都記得大家喜歡吃什麼。』普羅恩普特拿起一個花枝握壽司來吃。

    『嘛…只是順便…,你不是也記得。』雖然經常被普羅恩普特誇獎,但不太習慣因為溫柔而被稱讚。

    『少來,你就坦率地接受溫柔的說法。』有時候會感受到諾克提斯的彆扭,但這正是普羅恩普特覺得諾克提斯可愛的地方。

    『蛤!』捏著普羅恩普特因吃東西鼓的像倉鼠的臉頰。

       揉揉被捏的臉頰,雖然不大力。普羅恩普特看諾克提斯想從自己的盤子拿走煎蛋,趕緊護住。

    『下次有煎蛋再給你。』不是自己小氣,只是還沒吃到這間店的煎蛋口味。

    『你說的。』諾克提斯只是想逗逗普羅恩普特。

       休息時間結束,晚餐時間又像是另一個戰場,有了中午的經驗,諾克提斯與普羅恩普特非常有默契,雖然忙碌,但不會出錯。老闆很滿意他雇用的工讀生,在晚上的員工餐多給一碗茶碗蒸。用高湯做的茶碗蒸,上面還有許多海鮮鑲嵌在裡面,吃起來就像布丁一樣滑嫩。普羅恩普特在吃晚餐時按照約定把煎蛋讓給諾克提斯。

    『我是開玩笑的。』揉揉普羅恩普特的頭髮,諾克提斯微微地笑了。

    『諾克特笑起來很好看,拍照也能這樣就好。』如果讓諾克特刻意地笑,那拍出來的照片都會很奇怪。

    『把那些醜照還給我。』作勢要去搶相機。

    『就算是醜照也是有紀念價值的。』用身體護住相機,被諾克提斯從身後搔癢,笑到飆出眼淚。

       嬉鬧結束,兩人把店內又打掃一遍,將垃圾分類好,與老闆道別。

       諾克提斯平時有在練劍,不過打工一整天讓他真的有些疲倦,稍微動一動肩膀,普羅恩普特提議要幫他肩膀按摩。用手指捏著肩膀的筋,再輕柔地用手刀捶肩。

    『你可以考慮當按摩師。』按摩的力道適中,諾克提斯閉眼享受著。

    『哎!我將來是要當攝影師。』普羅恩普特可沒有換過自己的夢想。

       日子一天天過去,老闆除了讓他們忙外場,也開始教他們簡單的洗菜,切菜,還有煮味噌湯。聽到諾克提斯會釣魚,老闆不藏私地教諾克提斯處理魚的方式,只是魚黏黏的手感,還要去魚鱗跟除內臟,諾克提斯還是比較享受釣魚的樂趣。

       普羅恩普特切著準備花壽司的小黃瓜,一個手滑不小心劃傷手指,痛的甩手,被諾克提斯抓住手指反射性的用舌頭舔傷口,普羅恩普特瞪大著眼看諾克提斯的動作,溫熱的舌頭讓自己臉紅,急忙想找個話題轉換氣氛。

    『諾克特是貓嗎?一般人不會這樣處理傷口。』諾克特就跟貓舔手的動作一樣。

    『這種小傷舔一舔就會好。』小時候練劍擦傷,諾克提斯習慣自己舔,被伊格尼斯發現又抓去重新消毒一遍。

    『諾克特幫我跟老闆借一下藥品箱。』跑步容易跌傷,普羅恩普特很擅長包紮自己的傷口。

       從諾克提斯手裡接過藥品箱,先用酒精消毒,抹藥,接著貼上可創貼就好了。

    『普羅恩普特暫時別碰水,需要幫忙再叫我。』諾克提斯揉揉普羅恩普特的頭髮,洗好手,幫他切完剩下的備料。

       打工結束,諾克提斯注意到隔壁的相機電器專賣店有徵人啟事,心想普羅恩普特應該是想在隔壁打工,為了屈就自己才會選擇在壽司店上班,他打算跟老闆商量。

    『普羅恩普特等我一下,我想跟老闆說一下話。』諾克提斯又折回壽司店。

    『嗯。』點點頭,普羅恩普特在不遠的地方等。

    『老闆非常抱歉,可以請你讓我們只做到這個月底嗎?』諾克提斯很有誠意地向老闆鞠躬道歉。

    『可以說原因嗎?』老闆也不是不通人情,只是他不明白為什麼他們突然想離開。

    『我想讓我朋友去做他想做的工作,而不是為了屈就於我。』眼神真誠地直視老闆。

    『哈哈哈!原來是這樣。年輕人有本錢就多去闖闖,我看你也不缺錢,只是想學個經驗,之後要是想來這裡工作就直接過來吧。』拍拍諾克提斯的肩膀,爽朗地大笑幾聲。

    『老闆謝謝你。』又再度跟老闆鞠躬道謝。

       跟老闆揮手道別,與普羅恩普特並肩走在一起。

    『諾克特你剛才跟老闆說了什麼?表情好嚴肅。』把手背在腦後。

    『我跟他說我們只做到月底。』

    『咦!為什麼?諾克特不喜歡壽司店嗎?老闆人很好耶。』大吃一驚。

    『我知道,老闆也歡迎我們再去他的店打工,不過我也有自己的打算。』

    『諾克特不想打工了嗎?』

    『不是,下個月去隔壁的相機電器專門店打工吧。』

    『嗯。』普羅恩普特順從諾克提斯的意思,沒有多想。

       月底到來,普羅恩普特不捨地與老闆道別。下個月打工的地方就在隔壁,普羅恩普特與諾克提斯在吃飯的時間還是會來光顧釣之道。穿著藍色制服上衣,學習介紹電器產品與相機規格,這些知識對普羅恩普特簡直就是超上手,樓上還有專賣遊戲機的遊戲專賣區,諾克提斯喜歡樓上的專區,唯一的困難點就是要時常面帶微笑。

    『呦!這不是諾克特嗎?』格拉提歐因為家裡的電器壞了,特地來商店街買,沒想到會遇見王子。

    『格拉迪歐。』被熟人看到,有種微妙的感覺。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沒有笑容的店員。』格拉迪歐不會放過調侃王子的機會。

    『我也是有在努力笑好嘛!』諾克提斯強拉嘴角,笑得非常奇怪。

       格拉提歐不停忍笑,買好電器轉過身就大笑出來,讓諾克提斯當場氣炸。


评论(10)
热度(22)

© 西蘿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