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蘿夢

喜歡ff15的諾普,鬼畜眼鏡的雙克,跟火影的佐鳴

新娘18歲

       伊格尼斯拿著許多相親的照片交給路希斯財團唯一的獨子諾克提斯觀看,後者看了一眼又把照片推回給伊格尼斯。

    『諾克特至少在這些照片挑幾個去見面,他們都是跟路希斯財團有生意往來的千金小姐。』不是伊格尼斯想逼婚,而是基於禮貌上的社交。

    『我不想去,伊格尼斯不能想想辦法嗎?』記得之前曾經與幾位見面,對方的態度像是要把他撲倒,讓他心生害怕。

    『我總不能一直用你生病的理由掩飾下去,如果你有交往的對象我就不用這麼辛苦了。』伊格尼斯推了推眼鏡,他從小幫諾克提斯擋掉許多麻煩,但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

    『我還沒有喜歡的人,再給我一點時間。』已經30歲的諾克提斯一直沒有心儀的對象,他其實對男女交往的興趣不大。

    『對了,有件重要的事一定要你本人去做,你的叔父擅自幫你決定親事,如果要拒絕的話就請自己過去道歉。』收到親事通知,伊格尼斯為路希斯財團的麻煩人物頭痛。

    『蛤!那傢伙!從小就喜歡捉弄我。』艾汀叔父在諾克提斯的印象中就是個微笑又不帶笑意的討厭鬼。

    『這是他決定親事對方的地址,詳細的情形我也不知道,你最好自己過去了解。』拿出一張寫著詳細地址並附上簡易的地圖,伊格尼斯這次真的幫不上忙。

    『知道了。』收下地址,諾克提斯決定速戰速決。

       手握著方向盤,悠閒地開著父親的愛車雷格里亞,在地址的附近找好停車位,雖然覺得麻煩,但還是得親自解決,拿著地址跟地圖再三確認門上的門牌,按下門鈴。

    『來了!』開門的是一頭金髮的少年。

    『請問這是阿根塔姆家嗎?』

    『對,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說,方便進去裡面說嗎?』

    『可是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可能不太方便。』

    『我是諾克提斯,之前有人跟你們提親,我想要登門道歉。』

    『啊!是那個莫名其妙的大叔。』想起被那位大叔抬下巴,身體就微微發抖。

    『我替我的叔父道歉,能告訴我詳細的情形嗎?』

       金髮少年把之前遇上艾汀的情形說了一遍,莫名地被抬下巴,還被仔細觀看,笑一笑說以後就是我們路希斯家的人,還死皮賴臉的跟上來,拿著支票當作聘金要他父母親收下,說以後是入贅到路希斯財團,要嫁給諾克提斯當新娘。諾克提斯聽完冷汗直流,他回去一定要告訴自己的父親,他的叔父是多麼變態的一個人。

    『大叔支票還給你。』金髮少年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還給諾克提斯。

    『大叔!你今年多大?』第一次被叫大叔,還是希望對方叫自己大哥哥。

    『我叫普羅恩普特,今年十八歲。』露出燦笑。

    『支票你就留著,當作是替我叔父道歉的賠禮。』諾克提斯把支票推回給普羅恩普特。

    『可是支票沒有寫金額,這樣不是對你們不太好。』空白支票的意思就是對方寫多少就多少錢。

       仔細看支票,果然沒有寫金額,艾汀叔父到底在想什麼,諾克提斯這時才仔細打量普羅恩普特。金色的頭髮,清澈的藍眼,臉上有可愛的小雀斑,非常精緻的五官,身材纖細但有肌肉,穿著紅色背心上衣更顯得青春可愛,右手戴著護腕,等等他覺得好像有點眼熟,思緒飄到十年前。

       普羅恩普特在小學時,回家都會經過河堤,他習慣到處拍照,注意到有一個人在釣魚,他往那個人的背影拍了一張,就走回自己的家。第二次經過又看到同一個人在釣魚,他慢慢對他產生好奇,又拍了一張照。第三次剛好看到他在跟大魚搏鬥的經過,快門不停地按,拿著相機想再往前走幾步,沒看路就從河堤上滾下來,翻滾的過程中,普羅恩普特努力保護手中的相機,被釣魚的少年扶住才沒有繼續滾下去。

       少年剛釣起大魚,被後面的聲響吸引,顧不得大魚還沒收進保存箱,丟掉魚竿直接衝過去扶住小男孩。

    『你還好吧?』少年擔憂地看著小男孩。

    『相機沒有事。』小男孩優先確認相機的安危。

       少年對小男孩伸出手來,小男孩把相機交了出去,少年笑著拉起小男孩的手,幫他戴好眼鏡,拍拍他身上的草屑,發現他身上有許多擦傷,少年打了一通電話給伊格尼斯請他帶著藥箱過來。

       伊格尼斯開車停在河堤上,帶著藥箱小跑步地趕過來,把藥箱交給諾克提斯,他撕開酒精棉片仔細幫小男孩的傷口消毒,酒精碰到傷口讓小男孩的臉皺了起來,在傷口各處抹上藥膏,挑了小孩會喜歡的陸行鳥圖案的可創貼幫他貼上,小男孩看到陸行鳥眼睛閃閃發亮。

    『謝謝大哥哥。』露出燦笑。

       諾克提斯揉揉小男孩的頭髮,露出溫柔的笑臉。聽到小男孩肚子咕嚕咕嚕響,想起現在是晚餐時間,把自己釣魚時伊格尼斯為他做的豬肉三明治給小男孩吃。小男孩吃的很開心,白白胖胖的身體非常可愛。小男孩第一次遇到對自己如此溫柔的人,盯著少年的臉,小圓臉慢慢變紅,心跳加快。不捨地與大哥哥道別,不斷回頭,想把對方的臉記在腦海裡,回到家才驚覺忘了替大哥哥的臉拍張照,自己始終只有他的背影照,期待明天會在河堤相遇。

       放學時間一到,普羅恩普特趕到河堤,看到空蕩蕩的河邊,今天沒有看到大哥哥,或許是自己太早來,坐在河堤等到太陽快下山才回家。之後每次經過河堤都會往河邊看過去,但那位少年卻沒有再出現過。為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碰面,普羅恩普特開始在意自己的外觀,希望能讓少年對自己留下印象。

       諾克提斯回想結束,不太確定普羅恩普特是否是當初遇到的那位小男孩。

    『這個護腕是什麼時候開始戴的?』

    『這個是我從小戴到大的護腕。』普羅恩普特轉了轉自己的護腕。

    『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諾克提斯想帶他去當初相遇的河堤,想知道他是否就是當時的小男孩。

    『唉!我不能坐陌生人的車。』自從被奇怪的大叔嚇到,普羅恩普特就有點防備陌生人。

    『用走的過去,那個地方是附近的河堤。』諾克提斯原本想開車戴他過去,不過現在只能打消開車的念頭。

    『如果是用走的話,應該沒有關係吧。』普羅恩普特把大門鎖好,與諾克提斯保持著距離。

       普羅恩普特走在諾克提斯的身後,維持一步的距離,走到河堤約有5分鐘,他看著前面人的背影,竟然跟自己喜歡的少年重疊在一起,立刻甩甩頭讓自己冷靜下來。

    『大叔為什麼帶我來這裡?』看著與少年相遇的河堤,普羅恩普特轉過頭看著諾克提斯。

    『你在這裡有什麼特別的回憶嗎?』問著試探性的問題。

    『有,跟一個最喜歡的大哥哥相遇的地方。』想到大哥哥,臉就紅。

        諾克提斯揉揉普羅恩普特的頭髮,說:『終於又見面了。』

    『咦!難道說…你就是那個大哥哥!』瞪大著眼睛,羞紅的臉,自己當初一見鍾情的人就在眼前。

    『那時候沒能問你的名字。』

    『後來為什麼沒有再出現?』想到這個普羅恩普特就難過。

    『我到那裡辦公事,時間到我就得馬上回去,抱歉。』諾克提斯沒想到那個小男孩一直在等自己出現。

    『大叔,不對,大哥哥是被家裡逼婚嗎?』

    『嗯,非常困擾。』

    『如果不嫌棄,就算是契約結婚也是可以的。』普羅恩普特想待在諾克提斯身邊。

    『你沒有喜歡的人嗎?』諾克提斯想讓普羅恩普特擁有自由戀愛的機會。

    『大哥哥有喜歡的人嗎?』比起自己更想知道對方是否有喜歡的人。

    『如果是女人應該沒有。』看過漂亮也有氣質的女人,但就是普通朋友。

    『契約結婚就到大哥哥出現喜歡的人為止。』普羅恩普特會努力在這段時間讓諾克提斯喜歡上自己。

    『就照你說的做吧。』


评论(16)
热度(31)

© 西蘿夢 | Powered by LOFTER